2018世界杯滚球投注【滚球投注哪里最靠谱】|滚球投注APP|APP下载

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子汐3——程寒

时间:2016-04-10 12:20:38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勿悕

今晚的夜空没有一点亮光,晚风吹在行人身上异常的寒冷。

十六曳倚在路灯下看着皇家道馆发呆,程寒正好在路灯的叛卖机下买酒。

“怎么,心情不好,因为你老爸?”程寒走到十六曳身边,揉揉十六曳的碎发,递给十六曳一瓶雪碧。

十六曳拧开瓶盖,喝了一口雪碧点了点头。

灯光下的十六曳像极了娃娃;翘长的睫毛,深邃的双眸,一张精致的脸蛋,一头墨色的碎发,怎么看都是美人中的美人。

“那个,晚上有没有活动?”程寒满意的搓搓手,两只眼睛在心底里打着主意,“我说,你不想回家吧,要不要我带你去玩?”

“嗯。”十六曳喝干了雪碧,草草的应道。

“yes.”程寒放声尖叫一番后,带十六曳上了摩托车。

“哥会很满意的。”程寒贼贼的笑道。

“程寒,你说什么?”十六曳掏掏耳朵问道,顺便带上一句“对啦,你干嘛要帮我?”

程寒撇撇嘴,不屑回答,他对十六曳命令道“抱紧了,我们要加速了。”

摩托车发出兴奋的“突突”声,加速驶进了一条漆黑的小巷,拴在路灯下的黑狗发出一声声凶狠的狂吠,整条小巷足足有300 米长,难以想象在这条破旧不堪的路上竟有一家私立酒吧,而正是这家酒吧,间接地扭曲了十六曳的爱情观。

老式的路灯照着锈迹斑斑的大铁门,大颗小粒的石子简陋的砌成台阶。

程寒停下摩托车领十六曳进屋。

“丁零”清脆的风铃声扣上了外面安静的世界。

酒吧里面的世界一片混乱 ,扑朔迷离的霓虹灯刺得十六曳睁不开眼睛,舞池上扭动细腰的mm合着音乐疯似的跳着脱衣秀与钢杆,隐在暗处的人群时不时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淫叫。

这种地方,这种地方让一个小学即将毕业的人怎么忍受得了。

“程寒,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十六曳捂着耳朵大喊。

这个程寒该不会是疯了吧?

只可惜,音响太大,十六曳只看到程寒努动嘴唇的样子,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呦,啊寒,好标志的假小姐!小弟弟,让大姐姐吃了你如何?”柜台上的女人看到十六曳后从柜台上一扭一摆的走下来。

“大嫂,我们还有事,一会儿聊哈。”程寒向那位丰满的女人打过招呼后转身带十六曳进了暗阁。

“程寒,刚才那女人怎么回事?”十六曳开始抱怨起来。十六曳本以为和程寒去玩心情会好些,但是事情好像并没有往好的方面发展。

程寒还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十六曳也无心再问,开始打量起暗阁来。

暗阁虽然没有外面那么吵,不过也比外面好不到哪儿去。它就像一个个蜂笼,光线黯淡,人声嘈杂,这儿的小房间时不时发出令十六曳浑身不自在的声音。

“进屋去吧。”程寒捂住十六曳的嘴,示意他不要再出声。

侧门开了,程寒忙不迭的撇下十六曳去和屋内的人说话。

十六曳竖耳倾听。

“畏哥,给你带来一新人,准和你口味。”

十六曳顺着灯光瞅去,发现一张床上坐着一男人,躺着一男人,惊得十六曳歪着脖子往里看。

“谁?”那位名叫畏哥的人不安分的嘟嚷。

程寒掏出打火机为畏哥点了根烟,缓缓开口道“十六曳,快初一了。”

“啊?!那么小,你脑子短路了,这么小我怎么上啊,万一出事怎么办?”畏哥转过头,极其不爽的给程寒一耳光。

“可是哥,他是夜帝的独子,而且他长得真心不错。”程寒趴在地上递给畏哥一件外套。

“哦?!”

畏哥眯着眼睛,摆手支开了床上的男人,风速的穿上衣服,决定去瞅瞅,“夜帝那老子的独子,有意思。”

“咚咚”的脚步声逼向了十六曳,十六曳因为听不清声音恼火的往里走近,结果“啵”的一声,撞人了。

“啊夜,现在还觉得无聊吗?”程寒看着十六曳猥琐的样子,内心无数次的嘲笑他。

十六曳摇摇头又点点头。他摇头是因为暗阁确实比外面有趣,他点头是因为有趣不代表好玩。

畏哥蹲下身子,伸出手抚摸十六曳柔软的头发,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笑意“啊夜是吧,我听说了哦,要想打败夜帝,必须学会在乱世中幸存下来。”

程寒一见畏哥这幅德性,就知道升级的事情有着落了,他在一旁应和“啊夜,把头抬起来,让畏哥看看你的决心。”

十六曳一听到能打败夜帝,眼中的目光足以把暗阁点亮,心里的那团火焰立刻被激发出来,他抬着头,目光正视着畏哥。

“夜帝啊夜帝,你的宝贝儿子我收下了,你们父子两经常吵哈,我很乐意帮你教儿子。”畏哥拂拂红发,很是满意的笑笑,笑完后支开了程寒。

“你可以在这儿住下来,我也欢迎你随时来,你可以在这儿工作。”畏哥暗暗偷笑着,敞开衣服示意让十六曳坐。

十六曳刚坐下,他就迫不及待的把手搭在十六曳的肩上,低下头去嗅十六曳身上的味道“说吧 ,啊夜会干什么?”

十六曳一脸茫然,明明说来玩的,怎么变成找工作了?

“都不会。”十六曳不舒服的动动肩膀,他虽然还小,但不至于太傻,这点东西他还是懂的,程寒那家伙...

“不会我可以教你,你要学什么?”畏哥伸出一只手一把将十六曳 压在身下,禁不住用手指头去碰十六曳的唇。

“都说了不会。”十六曳抬起脚往畏哥身上踹。

畏哥一个巧妙的翻身躲了过去。

“你要干嘛?”十六曳有所警觉的抽回自己的手。但是畏哥压得很紧,根本由不得他反抗。

畏哥坐在十六曳的身上,抓过十六曳的手将十六曳按到床上,慢慢的俯下身子去碰十六曳的唇。

“畏,好过分哦,把小弟弟都弄疼了,不如把他交给我吧。”大嫂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心疼的瞅着十六曳的脸看。

这张脸,和那男人的脸真是有七分像啊。

“不好意思啊 ,唯独这次,我不想让。”畏哥笑笑,一把拉过十六曳,将手环上十六曳的腰。

十六曳被整的一头雾水。

畏哥伸出手指勾起十六曳的脸蛋问道“想打败那男人吗?”

“嗯。”十六曳坚定的点点头。虽然他不明白眼下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只要能获得打败那男人的力量,无论要付出什么代价也在所不辞。

“满足你。”畏哥坏坏的微笑,将手摸进了十六曳的衣服。

十六曳不得不喊着熟悉人的名字“程寒,你给我死出来,你到底搞什么鬼?”

十六曳被狼狈的压在床上,几丝墨色的发被风吹起又被畏哥抚顺。

“啊夜,要怨就怨你是个太单纯的小孩,你被程寒给卖了。”畏哥邪邪的笑着,启唇俯下身子。

“畏哥,有电话。”程寒突然破门而入,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

畏哥呵呵冷笑道“这次先放过你。”

程寒拉着畏哥去外头接电话,十六曳刚一起身就看到大嫂不动声色的站在门边上,默默的锁上门,口中呢喃道“小弟弟,不会有人来救你,你要乖乖的喊出声好让那男人听到哦,大姐姐会帮你把声音录下来的。”

“啊?”十六曳疑惑的看着大嫂。

大嫂笑笑,绕到十六曳身边娴熟的剥下了十六曳的衣裳。

“喂 ,你要干嘛?”十六曳甩开大嫂的手拗起身。

大嫂笑笑,扯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十六曳羞得把头瞥向一边。风扬着被剥落的衣裳,大嫂半裸的俯在十六曳的身上,十六曳想叫但又不好意思叫,他的脸不由得红到了耳根。

“小弟弟,不用怕,大姐姐不过是想尝尝你,姐姐保证不会弄疼你的。”大嫂解开了十六曳的裤子,越压越低的身子,一股燥热不由得全方面袭来,十六曳从未碰到过这种情况,他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时候,他想起了夜帝,如果是夜帝的话,他一定有办法驯服各种女人。但是,夜帝从来都不把这些事和他分享,十六曳不过是一个十四岁 岁的孩子,他又能懂什么呢?

”小弟弟。”大嫂将身体压在十六曳的身上,软软的胸抵着十六曳“咚咚”乱跳的心脏。

程寒和畏哥还在外头打电话,十六曳依稀中听到畏哥说:”怎么,你老也有拜托我的时候,放心我会教他的,不会把他交给任何人,你要是信不过就算了,后果自负啊。”

怎么办,谁可以救十六曳?

大嫂抬起了十六曳的身子,十六曳脑子一热,他用双手抵着大嫂的身子 闭上眼睛,喊响了某人的名字,“畏。”

”但愿你会来救我。”十六曳呼唤着最后一丝希望。

畏哥的称谓被喊响后,惊得畏哥直接把手机跌到了地上,他隐隐觉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救我。”十六曳在房里无助的喊着,声音慢慢的有了哭腔。

“畏。”手机那头也发出一声焦躁的吼声,吼声过后还附带一句“你丫得要是没处理好,老子就 把你的窝端了。”

“晓得啦,大佬。”畏哥晃晃赤色的脑袋,抬起一只脚,毫不客气的踹在自己的房门上。

“啊夜。”畏哥一个虎跳冲上前,伸出手臂把十六曳搂到怀里。

十六曳看到了救命的“稻草”眼泪“哗”的一下淌了下来。

“筱丽,艹你大爷的,老子不是说了他是老子的嘛,你丫得发什么春。”畏哥解下敞在身上的衣服给十六曳披上。阴着脸,压低了声音命令道“出去。”

“可他身份特殊,不是吗?”筱丽(大嫂)慢悠悠地站起身,穿上衣服。

“我不管你与他之间发生过什么,人在我这儿,我不许你给我捅什么乱子。”畏哥转过脸,目光凶狠的直扫筱丽的脸。

“畏哥,你是同性恋也该有个尺度,虎子你也敢养?”筱丽踩上高跟鞋在畏哥耳边嘀咕“小心引火上身啊。”

“你丫得给老子滚。”畏哥低沉着脸,喉咙间的话语因愤怒而颤抖着。

筱丽瞥了一眼十六曳,露着一抹恶魔般的笑容离开了。

十六曳显然被吓坏了。今天和程寒出来玩,合着玩了个这么不明不白的东西。畏哥他们之间的所有对话,十六曳半个字也听不懂,唯一懂的就是刚才如果畏哥没及时赶到,自己就危险了。

看来,这个世界并非十六曳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十六曳明白程寒用自己的单纯骗了自己,这一切看来不是那么简单。

程寒为何会找上十六曳?为何会带十六曳见畏哥?这些,十六曳都不明白,他现在没心思去想,他也猜不透大人的世界,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趴在畏哥身上,遏制自己软弱的泪。

畏哥反复的叮咛着同一句话“吓坏了吧,不怕,啊夜还有我啊。”畏哥像位兄长似的抚摸着十六曳的头,轻轻地抚着十六曳的后背。

十六曳嗅着畏哥身上淡淡的烟草味,不知为何,他就是想放纵的哭。

明明就是个孩子,装什么大人的坚强。累,这样的生活真心累,好想,好想有一个人来守护自己。

十六曳呜呜哽咽着,他恨这样的自己,脆弱到一碰就碎。

半响过后,十六曳稍稍平静了些。

畏哥放下十六曳,拿下带在手上的扳指,靠在床头柜上问他”啊夜有没有和女生亲过?”

女生么,除了三 年前抱过夜姬外,就再也没有碰过任何女孩子了。

小姬...

“畏哥,我想要变强。”十六曳转移了话题,他的手紧捏着被角,目光柔弱且坚定。

畏哥“哦?!”了一句笑道”先教你怎么在乱世中生存吧,柜台那里少一个调酒师,等我教会你后去那儿工作吧,这就当你常来玩的住宿费好啦。”

十六曳点点头,露出一抹乐意的笑容。

畏哥呵呵笑笑,他整整自己的衣服,把头往外瞥了一眼说道“去洗个澡吧。”

十六曳点点头,拉住了畏哥的手吱吱唔唔的开口道”我..”

“还怕啊。”畏哥笑着,陪同十六曳进屋。

温暖的水环着十六曳的身子,畏哥就这么一直瞅着十六曳,十六曳转过头,赤裸着身子,不好意思的问道“有蔷薇香波吗?”

畏哥捂着鼻子,仰着头应着“有。”他拿过香波,却因脚下的水渍溜到了十六曳身边。

“砰”的一声巨响,两人双双入水,飞溅起浪高的水花。

“啊看来,我也要洗澡了。”畏哥皱着眉,额上的青“突突”跳动着。

十六曳嘻嘻笑着,挤出一些香波拍在畏哥的身上。

畏哥看到十六曳欣慰的笑笑,他伸出手拉过十六曳的身体,将手轻放到十六曳的额头,轻轻启唇...

“啪”又是一堆丰富的泡泡。

十六曳暂且忘了先前发生的事情,沉浸在这场游戏中,被逗得前俯后仰。

“啊夜,很好玩吗?”畏哥抹掉泡泡,拉过十六曳用手挠着十六曳的痒痒。

“呵呵,哈哈哈。” 浴室里传出一连串搞怪的笑声。

“啊夜。”畏哥叫住了十六曳,打开了花洒。

十六曳应着转身,畏哥俯下身快速的将唇靠上十六曳的唇。

“是惩罚。”畏哥笑笑,伸出手轻轻地拭去十六曳唇边的水渍,笑着将十六曳抱到床上。

十六曳呆呆的愣在床上,用手摸着自己的嘴唇。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心情随笔  心情日志  幸福  感伤  快乐  难过  无聊  思念  寂寞  感悟  激励  悠闲  诗歌  随感  心情文字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