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滚球投注【滚球投注哪里最靠谱】|滚球投注APP|APP下载

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骨折了.第二十九天

时间:2016-05-16 07:15:53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文竹

手机叮铃响了一声,来短信了,打开一看,是老伴儿又把我这月的退休金取出来了。

我这人,对钱没有太大的兴趣。6岁以前,跟姥姥姥爷住在村子里,那时候是人民公社时期,每个村子算作一个大队,大队以下分出几个小队,粮食青菜之类的东西由小队长按人头分配;我们那个村子不算是穷村,分配来的东西基本够吃;棉花也是分配来的,我姥姥会纺线会织布会做衣服,我们穿的衣服都是自给自足的;唯一需要花钱的就是油盐酱醋,但是村子里常来货郎,用家里没用的东西可以兑换来这些小商品;所以我小时候基本没有花钱的概念。

我们那个年代,上学是不交学费的,只交一些书本费,爸妈都挣工资,基本生活能够保障,我们家的抽屉里随时放些零钱,柴米油盐需要什么就买什么;但是我好像从来没买过衣服,每年过年的时候,我妈把她的旧衣服改一改就是我的新衣了,所以那个年龄段,我对钱的概念也是很淡泊的。

工作以后,我和妈妈在一个单位上班,她每个月把我们两人的工资一起领回来,我一次也没领过自己的工资。我爸常年生病,家里的钱主要花在我爸身上,我妈掌管家里的财政大权,她认为该给谁买东西了,就买了拿回家分配给我们,我们没有提要求的机会,所以我仍然建立不起金钱的概念。

结婚以后,我妈开始让我自己领工资,她不要了;但是我对那点可怜的工资实在不知怎么分配,于是每月领回工资就随手交给老伴儿,我想买什么就向他伸出手掌,他一般不限制我花小钱,但是如果我伸出手掌他不给我了,就说明超出了他的预算,虽然我也会不高兴,但是也就不买了。

老伴儿从小吃惯了苦,从来都是把一分钱掰成两半儿来花,把钱放在他的口袋里,基本就算是进了银行保险箱。我们结婚的时候,我妈给我买了一套房子,他们家给我们做了四条被子,其余的一切都是靠我们两人可怜的工资一件一件慢慢添置的;好多年以后我们才开始有一点小存款,但是这点小存款也是他精打细算省出来的,我可没这本事;我想如果让我掌管家里的财政大权,肯定得吃了上顿没下顿,我实在做不了这些斤斤计较的琐碎事情。这么多年,我没进过银行,我不知道水电费到哪里去交,我更不知道还房贷和给孩子打款怎么弄,我也实在算是一个奇葩!

同事们常常笑话我,在单位管这么多事情都有条有理的,怎么家里的财权就不要了?自己挣的钱还得伸手向老伴儿要,冤不冤?我说不冤,一是习惯了,二是我信任他,三是到了家里我就不想再费脑子了!

一对夫妻,过了几十年,好也罢,歹也罢,早已成了习惯;争也罢,吵也罢,早已有了默契;苦也罢,甜也罢,总得相伴一生。我们没有过大富大贵的日子,能够数的过来的钱财,反正都花在一家人的日子上,我何必要弄的那么清楚呢!

2016-04-13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8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生活随笔  人生感悟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搞笑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