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滚球投注【滚球投注哪里最靠谱】|滚球投注APP|APP下载

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漓水的守候

时间:2016-05-13 11:29:06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或尔

我出生于山水之间,成长于山水之间,日后必将埋葬于山水之间。

或许是受爷爷奶奶的影响,我对家乡我对家乡的爱是清透的,是明净的。那时一种沉默的大爱,爱的不仅是一草一木,更是每一条溪流,每一座大山。

我对山川河流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感,不论到哪里,我首先想知道的是那里有没有山,有没有水,有,那里的山水又是什么样子的。我想,我之所以会对山水那么执着,定是因为我自小在漓江边长大的缘故。

现在的漓江已是世界著名旅游景点,每天接待的游客数以万计,江上行船来来往往,热闹的同时失去了它原本的面貌。而原来的它是什么样?让我想想——

土黄色的江水不停地向前方流去,断裂的水草在河水里起起伏伏,手掬起一捧河水,水从指缝中漏掉,手心里,是点点泥沙。江水上空笼着一层薄薄的雾,有竹筏拖着长长的水波从江面驶过,荡开了水面的水葫芦,水波一道道地向岸边涌去。春季的漓水是寂寞的,有小雨落下,碰到水面,一个个圈儿扩散着,扩散着……

夏季的漓水格外清澈,江中有附近村庄里的少女卷起裤腿摸螺狮。细长的手指穿透漓水触到长满青苔的鹅卵石,翻开石头,那底部躺着的卷的麻花一样的就是她们要寻的宝贝了。偶尔有游船驶过,水波便会打湿少女们的裤腿。

经常可在漓水中望见一个个起伏的黑色背影,那是水牛在觅水草。它们站在漓水中,把头伸到水里咬上一大口水草后便会把头露出水面咀嚼。水牛的背部始终都是露出水面的,而坐在岸边大树外露的根上那些摇着蒲扇谈笑的老者便可根据漓水中外露的牛背认出那些分别是哪一家的水牛。

江水的清凉难免会引来好玩的小孩。只见三五成群的男孩纷纷涌进漓水里用手拍打着水面,激起一朵朵水花。而不久便可看到他们的母亲来寻他们回家的情形。僵持许久,母亲们的怒骂声和男孩们的嬉笑声这才淡去。不喜水的女孩们光着脚丫哼着歌走在被阳光晒得滚烫的鹅卵石上,似乎觉得就算不下水,走在水边也是快活的。

经常会看到在漓水上空飞来飞去的白鹭。有时候,它们飞累了后就会飞到岸边的白鹅群里用喙去梳理自己的羽毛。从远处看。是看不出鹭和鹅的区别的,只看到一片白色的点。傍晚时分,养鹅人走近鹅群赶鹅归巢,这才惊飞了那一大群与鹅玩得欢快的白鹭。白鹭们扑着翅膀在漓水上空飞了两圈,待天空的橘黄色变成墨灰色才变换着阵型飞离漓水。

夏日的漓水是热情的,它欢迎着每一个来到它身边的人。

秋季,漓水清而浅。这时候,青壮年们变可以赤着膀子从河的这头游到那头了。捕鱼的人们收起网,脸上露出笑意。两岸的树叶开始变黄,而河堤旁的野菊花开得甚是灿烂。有小狗晃着尾巴走过河堤,停下来嗅了嗅河水的清甜,又晃着尾巴跑走了。秋季的漓水是沉默的,有秋叶飘落在水面,荡起涟漪。

冬季,漓水面泛出缕缕白雾,在河边青石板上洗衣的妇女把通红的双手泡在漓水中便可得到些许的温暖。水,愈发地浅了。岸边的树叶落的差不多了,而竹子却更显翠绿。漓水附近村子已在傍晚时分就亮起了灯光。入夜,村里的老人们会给睡不着的小孩讲述漓水的故事,声音细细碎碎。冬季的漓水是闲适的,它会听着村子里的老人们讲的故事和时而传出的狗吠声入眠。

由春转夏,由秋转冬。漓水总是不知疲倦地向前流淌。那一代又一代的老人们向自己孙儿们讲述的故事,或许,就是漓水的守候吧。

……

这就是我记忆中的漓江,是儿时的我眼中的漓江。

我曾卷起裤腿在漓江里摸螺狮,头顶着炙热的阳光,脑袋发烫。如果当时的头发没有好好绑起来卷成坨状,就会垂在肩膀,一弯腰,还会垂进水里。摸螺狮的时候最不喜欢有竹筏或游船经过,因为那预示着眼前的水波会漾开,花了水底的世界,让人看不清前一刻还见着了的螺这一刻又跑去了哪里。

摸螺狮的时间最好是在下午三点以后,避开了太阳最热阶段,也避开了游船经过最频繁的阶段。唯一担心的,是将脸晒得红通通之后怎么向家里人交代。

我也曾坐在放牛的老人堆里,晃着奶奶亲手用棕树叶编织的扇子,穿着凉鞋,倚在漓江岸边的大树根上,跟老人家讨教怎么通过水面外露的牛背认出那是谁家的水牛。那时候,堂姐和妹妹也会跟我一道。我们三姐妹一起干过许多其它孩子没干过的事儿,生活精彩程度高得让我几乎快要被困在童年里。

我也曾站在岸边鹅卵石上满脸艳羡地望着能在漓江水里游泳的男孩子们。有时候躺在江边的竹筏上,头顶是叫不出名的大树的阴影,男孩子们打闹着奔下水,笑成一团。我就一边羡慕一边转脸语重心长地告诉妹妹:“你看,多危险啊,千万不要学他们啊。”

其实,再小一些的时候我也是下过水的。那时候跟村里的几个小姐妹玩的特要好,她们之中有人会游泳,就一股脑跳进水里游来游去,不会游的就跟我一样傻乎乎地坐在浅水区里泡着。后来湿漉漉地走回家,家里人看见了准会一顿没好气地教训。知道家人也是因为担心我们,觉得河边太危险才会开骂,所以我每次挨骂了只会委屈地挨着,不顶嘴。挨骂的次数多了,渐渐对下水也没有热情了——这也就是我至今不会游泳的原因。所以每次听朋友问:“你不是长在漓江边吗?长在漓江边怎么不会游泳?”我都会很郁闷。谁规定长在河边的孩子就一定得会游泳?

我也曾和小伙伴们泡在河堤边见一些上游冲下来的瓶瓶罐罐什么的装上泥沙树叶来玩过家家。我们当地人喜欢管那叫做“煮饭饭菜菜”,想来还真是幼稚地不得了。也会爬到高高的河堤上采野菊花,逗弄路过的小狗。累了就席地而坐,任清凉的河风拂面,吹走额头上的汗珠。我喜欢那种感觉。以至于多年以后,我还会带着妹妹去河堤上玩。只是,那时候,曾和我一起玩过“煮饭饭菜菜”的小伙伴都已经各自闯荡流浪了。

刚上大学的时候,有一北方的同学问我:“你们阳朔的是不是都要打鱼啊?”

我觉得好笑,回答说:“那是多年之前的事了。现在打渔是一种少有的职业,只有住在河边的人家才会去做了。”

那是真的。虽然那样的生活听起来挺美好的,但终究会被时代所遗弃。那样的生活,也只能在《刘三姐》里见到了。

撑着竹筏,唱着山歌,早上撒网晚上收网,乡亲邻里和睦,这样的场景,早已不在。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散文随笔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2018世界杯滚球投注散文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