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滚球投注【滚球投注哪里最靠谱】|滚球投注APP|APP下载

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可爱的小老头--程老三

时间:2016-03-30 17:16:13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莫南莫北

2012年10月7号,我和姐姐,妹妹去白云公园,在玩波浪翻滚的时候,有那么熟悉的一幕刺进了我的心。小男孩很想去玩,但是他很害怕,他的父亲鼓励他上去玩“你是男子汉,不要害怕”。他晃悠悠的站上去,他的父亲慢慢的离开他的视线,我看到他四处寻找父亲的迷离眼神,其实他的父亲就躲在离他最近的石像后面。他开始坐立不安,四处张望,希望可以看到那个从小陪伴他的身影。我看到他的眼角沁出几滴泪,他开始呼喊父亲。他的父亲犹豫了很久,还是出现在他的视眼,他跑过去抱住父亲,好像稍微松一点父亲就会消失“不要怕,有爸爸在”。从这个活动开始,他的手和他父亲的手一直拉着。就这样一个大男子汉和一个小男子汉唤起我对父亲的记忆。

1996年9月,父亲告诉我我可以去学校了,我当时高兴的围着大院坝跑了好几圈,见人就说我要去上学了,父亲只是默默的看着。我以为我可以和姐姐上同一所小学“牛小”,可是当时家里有点拮据,父亲只能把我送到离家较远的私立小学“堡子小学”。那天我背着母亲买来的新书包,跟在父亲后面,见人就给别人看我的书包,还有新铅笔,那个得瑟啊!父亲把我送到学校,他蹲下来问我“惠惠,你记住上学的路没有?”,我满脸乐开了花“记住了”。父亲让我在旁边玩耍,他和老师交谈,我看见老师看着我点点头。父亲和老师谈完以后带着我去小卖部买了两个糖“惠惠,爸爸要回家干活了,你在这听老师的话,放学以后就回家,不要乱跑”,我不知道接下来我要面对的是什么?父亲的身影慢慢的由清晰变得模糊,最后完全消失在我的视界里。我当时真的很害怕,没有父亲在身边,我大声的呼喊“爸爸,爸爸,我要回家”,可是他听不见。

2002年6月,我小学毕业了,长成一个半大的姑娘,但是那股子死猪不怕滚水烫精气神愈演愈烈。有一次和我关系比较好的小姐妹的妹妹被王豆花家的傻儿子欺负了,我和妹妹都气不过,想着要报仇。经过我们几个实地观察,日夜蹲岗,我们终于制定出完美的计划。那天是周日风和日丽,一片祥和的景象,我们那的人都会去赶集,而这正是我们报仇的最佳时期。我们几个躲在奶奶家的门背后,看到王豆花和徐豆腐出门了,妹妹和小姐妹赶紧从他家后门溜进去,我则站在他家门前放哨。我不知道妹妹和小姐妹在屋里干了什么?只是后来,王豆花回来后就惨叫,吓得街坊领居都去看,家里的豆腐被扔得到处都是,上面全是脚印,豆浆里被倒满酱油和辣椒,一片狼藉,盲目苍夷。王豆花也很给力,一下子就带着大帮人把我们三个罪魁祸首抓出来了,我可怜的母亲还在为我慢慢的辩解。父亲赶集回来了,母亲把这件事告诉父亲,父亲二话没说冲上来就是一顿暴打,我当时真的很想大声的吼“程老三,有本事你打死我,要不然等你老了,看我怎么收拾你?”现在想想要不是父亲那顿暴打,可能今天我也上不了大学。

2005年6月,我要到市里参加中考,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离开家。我们那个可恶的班主任为了省钱把我们安排在市医院废弃的住院部改建的旅社,屋里充满消毒水的味道,床单,被子都是雪白雪白的,虽然已经6月份了,我仍旧感觉有股阴风从四面八方吹过来。最可怕的厕所不在宿舍楼,要到下面上厕所,那几天,由于太紧张,一直拉肚子,尤其是半夜三更的特别厉害。第一天晚上,我肚子开始翻江倒海,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厕所,由于太猛烈了,有点屎跳到裤子上,我正在想怎么把它擦掉的时候,手纸掉到厕所里,后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反正回家以后我带去的衣服我全扔了。回到宿舍,我越发感觉的委屈,要来同学的手机,拨通父亲的号码,听到父亲的声音,我实在忍不住“爸爸,我把屎拉在裤子上了”,我不知道父亲听到这,会不会觉得很搞笑,可能当时有点憋出内伤吧!父亲很淡定的说“把你们宿舍的床单裹在身上当裙子,赶紧把裤子拿去洗了,别让人看见”,我擦了擦眼泪,“好的”,父亲一边安慰我,一边让这边的亲戚给我先送衣服,可是到最后我也没收到衣服,我就穿着这个带着屎味的裤子到中考结束。后来听同学说,那天他们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听见有个女的哭,哭的叫一个惨啊!还有同学看见一个白衣女鬼飘过他们门前,各种迥异和神秘给这次中考增添灵异色彩。

2008年3月,这个时候的我已经18岁了,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了。我不知道女孩长大以后,心事也会变多,对很多事情变得很敏感。那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哪来那么大兴趣,每天只想学习,像一个学习机器,家里的事一点也不关心,感觉那和我没关系。有一次,我中午放学回家,父亲让我把削好的菠萝给旁边的阿姨送过去,我满不在乎把菠萝拎过去,父亲严厉的斥责我“你怎么那么点出息都没有?拿个东西都不会”,我扔掉手里的菠萝“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去?你凭什么骂我?”我怒气冲冲的跑回家,母亲给我盛好饭,给我加了一点菜放在碗里,看着我有点不开心,就问我为什么。我如实的给母亲说了,母亲很生气“他是你爸,生你养你,还不能骂你了?再说他也不是骂”,我放下碗筷,拿着书就去学校了。下午的时候我也没回家吃饭,当时有种幼稚的想法“程老三,我们势不两立,眼不见心不烦”。下了晚自习回家,我隐隐约约看到父亲站在门口,我突然感觉那个让我有山一般安全的父亲老了,他的背被生活的重担压弯了。父亲看见我,眼里全是激动“惠惠,饿坏了吧,饭菜都给你热着了,赶紧去吃吧!”我没有多看父亲一眼,只是端起碗大口大口吃饭,“饿死了”,父亲看着我吃饭,脸上的皱纹深深浅浅凸现出来“以后下午都要回来吃饭啊”,我还是没有理会他。

2010年12月,刚考完四级,我感觉自己还是过不了,这已经第三次了,心情十分的低落。我特别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然后再痛痛快快的大醉一场。可是在这样的异土他乡,不会有这样的地方给我发泄。我只能在心里憋着,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出来,父亲或许感觉到什么,晚上他打电话过来“惠惠,天冷了,要记得多加衣,不要感冒”,听到父亲的声音,我的坚强瞬间倒塌,我大声的哭起来,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父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他的女儿受委屈了“惠惠,不要哭,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憋了半天说出一句话“老爸,我的四级考不过了”,父亲笑笑“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了,四级有什么了不起的,把我家惠惠弄哭了,真该打”,听到这,我觉得有点好笑“没事的”,老爸听着我声音没有刚才那么凄惨了“我看报纸上说四级可以买答案的,要不花几百块钱买答案吧!”父亲说出这样的话让我惊奇不已,从小到大,父亲要我们做人本本分分,不要想着弄虚作假,可是现在父亲真是被我的事弄糊涂了,我摸了摸眼泪“不用了,下次我好好准备,一定能过”,我听到父亲慈祥的笑声“惠惠,加油,你可以的!”

2012年8月,此时的我已经大学本科毕业,“顺利”考上贵州大学的研究生。看着通知书上昂贵的学费,父亲叹了好几口气,父亲真的老了,那个年轻力壮的程老三让岁月无情的折磨太久。我看着那个8000在我眼前鲜活的跳跃,我的心揪得紧紧的“老爸爸,我这个专业好找工作的,我不想去读了”,父亲看着我,眼里的疼惜让我特别想哭“惠惠,我知道你想读书,你去吧!老爸爸就算是去卖血也让你读,老爸没读多少书,最大的希望就是你们几个能多读点,你是我们家的第一个大学生,现在又是第一个研究生,老爸爸苦了这么多年值了”,我强忍住眼里的泪水“爸爸”,父亲笑了笑“爸爸今年46了,还能干几年,一定能供你读完研究生,老爸爸还是那句话只要我的惠惠有出息,读到哪,老爸供到哪”,我感觉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儿,如果有来生,我还要做你程老三的女儿。

可爱的小老头程老三和他女儿惠惠的故事还在继续哦。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生活随笔  人生感悟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搞笑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