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滚球投注【滚球投注哪里最靠谱】|滚球投注APP|APP下载

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狼毒花开

时间:2016-01-11 05:00:28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说个一年呀,十二个月呀,听我把古人对你说,曹操领兵八十万呀,他不服刘备坐西川...此“道情”一听就有西北风味,歌声悠悠,那山崖放羊的老者,手执长鞭,驱赶羊群,放牧在陇上,倒也自在。面容安详,内心却在翻江倒海。

夏日的陇上,炙阳似火。峁梁风轻,晴空万里。阵阵狼毒花香,随着迤逦的弯弯的小道,芳香四起。弥漫在田埂上,馥射于高屲之上,狼毒花,在陇西也叫“狗艳艳花”,此花一簇簇,一团团的扎根于陇原。空谷幽香,为光秃秃的山色增添了些许的生机,它顽强的生长着,默默无闻...

话说牧羊的老者,侯氏。世居于此-陇西和平乡。和平乡靠近定西通渭县,地势高而苦窖,听闻有“云川之称”,老者名叫侯想泉,敢情陇上缺水,父母之愿,望他依水而居,不至于无水困苦。水,德也。老子有云:上善若水,水润万物而不争。老者想泉膝下有一子,名唤:吉泰。这侯吉泰初中毕业,便无心学业,看着村里的乡农外面“衣锦还乡”,便亦有了早早闯荡“江湖”的想法。陇上之人,多青睐于古都“西安”,这也难怪,西安是西北商业经济中心,加之历史文化翘楚于中国,青睐也就未可厚非了。于是乎,吉泰辞绝了父母,背负着内心的狂热,年少的闯劲,独自离陇,开始了一生重要的驿站。生在黄土,无社会经验的他驾着自己这只小舟,能滑向何处呢

据说侯吉泰踏火车只身闯西京,到了西安,望着人来人往,举目无亲。好是一阵悲凉,但是他还是打起精神,悦目古都,有苦有甜,也不由得哼起了“离家的孩子”,介于家里贫穷拮据,身上带的钱不多,所以吉泰还是从内心没有奔溃,他需要挣钱,也需要“衣锦还乡”。头几天吉泰处处碰壁,没有技术,没有人际,没有霸王的气魄,没有潘安的相貌,没有谢安的才气,只有流落西安的终场。这时的他,才明白。社会很精彩,社会很无奈。辗转几天,晚上睡在马路边,喝自来水,吃咸菜馒头,真可谓初尝人生之滋味。望着霓虹闪烁,也看见了有人欢呼有人在哭泣,而自己,如同我陇上的狗艳艳花,默默无闻...

没有了钱,填饱肚子成了首要的大事,民以食为天不是吗。吉泰饥肠辘辘,吃了一碗大西北拉面,想起了故乡的味道,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自己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或许才能走的更远。小伙子初来乍到,腼腆忸怩之色溢于言表。说来也巧,大西北拉面馆老板回老家去了,人手就略显见肘,当吉泰询问有活之际,老板娘留下了吉泰,2002年6月,吉泰便寓居于西安,工资650元一月。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吉泰为了生存,也是起早贪黑,帮忙老板娘打点拉面馆,没日没夜,没有休假,任劳任怨。也颇使老板娘的赏识,老板娘也许良心发现,又招了一个年轻的闺女,陕南安康女子,生的眉清目秀,也是流落古都,老板娘嘱咐要和吉泰一起为拉面馆尽职尽责的服务,姑娘新人,还得诸事请教于吉泰,吉泰当然乐意之至了,哪有少年不对美女动心的?于吉泰相识于此,吉泰看姑娘心热,处处脏活累活自己抢着干,时间久了,吉泰处处殷情,安康女子为之动情矣,年轻人容易被爱情冲昏头脑。

再说安康女子,姓秦,唤作萱苏。萱苏之意,旨在忘忧,快乐一生,夫复何求?萱苏生在农村,也是长在山沟。安康虽地处秦岭,沟壑纵横,比起我陇西有过之而无不及,山势崔嵬,山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安康接壤于蜀道,地形之复杂可见一斑。但安康山清水秀,树木茂盛,所以这也是萱苏姑娘长得俊俏,水灵的大概原因吧。鄙人进蜀,路过安康,故有此写,实乃凑巧。坐在火车上,穿梭在安康,万源的崇山峻岭间,感觉身在仙境,迷雾重重,心胸豁然。

爱情是伟大的,只要心走的近,何惧路途之遥远?王勃有云: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但吉泰和萱苏两人私定终身,爱情走过了风雨欲来风满楼的两年,因为萱苏父母听闻自己的宝贝女儿恋爱了,对象来自陇右,贫瘠的甘肃陇上,萱苏父母火急火燎招女儿回家,有求断绝于穷小子吉泰的恋爱。而且很是决绝,这也难怪,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有个好的归宿?

这下可急坏了吉泰,女朋友没有了,心情空虚,度日如年。萱苏毕竟年少,好像把心交给了吉泰,整日以泪洗面,沉默寡言,萱苏父母也是心疼女儿,好言相劝,但萱苏可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与爱他的陇西人吉泰长相厮守!

吉泰是爱萱苏的,初恋是刻骨铭心的。吉泰决定去找萱苏,故而吉泰辞去了工作,这年吉泰20岁,年轻人,总是冲动,坐车径奔陕南,千难万险,总算叩门于秦家。可怜天下父母心那,介于两个年轻人誓死相依的爱情,父母 ‘’妥协 ‘’。决定彩礼十万,外加要给萱苏一套楼房,买在陇西城或西安,安康。地点可以随意,但楼房不能不买!秦家旨在醉翁之意不在酒,想在经济上打压这场“婚姻闹剧”。吉泰闻言,苦不堪言,但也不能再多言,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何况萱苏也只能如此,不能辜负父母的养育之恩不是...

约法三章,时间一年,为期视为婚变。于是,吉泰马不停蹄,辗转越关山,回到了狼毒花正盛开的陇上,它依旧是那么的芳香,是那么的默默无闻。

早年,吉泰的父母听闻儿子吉泰恋爱了陕南姑娘,那道情唱的可是地动山摇,悠扬婉转。可是真是碌碡曳在半坡了,做父母的可不能掉链子呀!!和平乡山大沟深,交通不便,娶个媳妇不易,光棍三三两两,父母又能如何?如之奈何?早上,侯想泉喝了几罐罐苦茶,吃了几口油馍馍,赶上羊群上文峰集市,把经营了十几年的羊群卖了八成,总算卖了三四万,加上家里积蓄两三万,东捰西凑,总算凑足了十万的秦家的十万彩礼。接下来便是楼房,陇西房价不高,2006年也就两三千一平米,但对于拮据的侯家来说,无疑是望洋兴叹,便卖家产也是杯水车薪。

也是无巧不成书,陇西人喜欢划拳喝酒,侯想泉借钱到酒友家,绰号酒友“千杯醉”的指点侯想泉,可以银行贷款,高利贷。先把房买了“应急”,结婚之后,木已成舟,生米做成熟饭,一两年生了娃,便楼房再卖出手,此为权宜之计。此“计”不可谓不高,不可谓不毒啊。自己愿意作此红娘。话说在千杯醉的张罗下,银行放款十万,可以付个首付,千杯醉那几天真的酒肉不离口,好一个“千杯醉”!次年春节,秦萱苏在父母的仇恨中而西去于侯吉泰草草完婚,秦萱苏的父母也是恨铁不成钢。

秦萱苏以为只要两情相悦,以身相许,便可以厮守终生,琴瑟百年。但是贫贱夫妻百事哀,坐在楼房里,月月要交物业费,冬季要交暖气费,两年生了两了儿子,由于年龄不够,结婚证都没有,两了儿子的户口也无着落...萱苏这时坐在梦寐以求的陇西新置办楼房里如坐针毡,惶惶不可终日,吉泰的父母要在和平老家种地放羊,吉泰虽在县城里搭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生活捉襟见肘,苦不堪言。如此三几年,在吉泰的劝说下,萱苏还是搬离了楼房,回到大山和平乡老家,侯家父子心想事成,稍有了喘息之机。但也埋下了爱情泯灭的前奏。

由于萱苏不习惯和平的生活习惯,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起早贪黑,在黄土地的梯田里整日刨食,但甘肃十年九旱,收成却少的可怜,萱苏几年下来,早已从水灵的陕南姑娘迅速蜕变成了陇上黄脸婆,人生如梦,岁月无痕。萱苏的内心在一点一点的溃堤,也不免抱怨吉泰几句,吉泰也整天借酒浇愁,萱苏便叨叨不休,生活有了裂变,稍有不随心,吉泰也会出手教训出言不逊的老婆,没有了囊日的和睦,琴瑟百年,成了梦想。

那是去年,吉泰大儿子几经十岁了,小的也8岁了。大儿子取名侯天阙,小儿侯盼盼,盼盼者,宝贝也。去年夏天,烈阳依旧炙烤着我陇原大地,临近收割庄稼的时候,三个月没有下雨的天公,突然大发雷霆,下起了鸡蛋一般的冰雹,农民们个个皱起了眉头,收成再一次戏谑了百姓,我说,老天也会和人民开“天大”的玩笑。冰雹本是天灾,但加剧了吉泰和萱苏爱情的终结,吉泰又喝酒,聊以忘忧,萱苏看此自己曾经心仪的男人,心如刀绞。她没有像以往又吵又闹,第二天,烙了几张红麻油的油膜馍,早早起来给吉泰和儿子弄了些吃的,和吉泰说自己要去集市上卖布,给他们父子做新鞋穿,萱苏要求吉泰骑上自行车在沟壑纵横的黄土塬上送送她,吉泰欣然答应,萱苏也说了一些体己丈夫的话,吉泰心里五味顿起,回忆起了他们初识的美好...

狼毒花在旭日的照耀下,像多情的新娘,依旧美丽,漂亮,默默无闻。但萱苏踏上了东去的列车,一去不复返,因为,萱苏,是一株人怜的忘忧草,纵使抛弃了丈夫儿子,我们又能说些什么呢?

人生如梦,岁月无痕。估计吉泰去陕南找萱苏应无结果,可谓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2016春 獂道散人 冯文龙 作于苏州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1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伤感日志  伤感日记  感人故事  伤感故事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