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滚球投注【滚球投注哪里最靠谱】|滚球投注APP|APP下载

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不可传达

时间:2018-01-05 10:25:40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十柯

“太阳下山了啊!”

“啊,妈妈要我天黑前回去的,糟了!”

“记得明天还要来啊……”

落日的光芒照刺穿天边的云朵,给空荡荡的天空染上凄惨的橘黄色。几个孩子正在落日下的这片森林里玩耍,他们在一起从中午玩到太阳下山,这才不舍的分离,各自的向自己的家的方向匆匆跑去,留下模糊的背影在夕阳下渐渐消失。

她躲在一棵树后,看着他们跑远了,这才从树木黑暗的影子中走出。

她不需要回家,她没有需要回去的家。

她的生命完全只属于她一个人。

她走到那些孩子们刚刚玩过的地方,蹲下来,几个晶莹透亮的小东西在夕阳下闪着光芒。

她从地上轻轻捡起一个,细细观察。

她大大的眼睛如同秋水一般,然而却并不很清澈,上面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灰色。

那是从心里深处透露出来的灰色。

手心的亮晶晶的小球是那些孩子们留下的玻璃球,他们没有拿走是因为他们明天还会再来。她知道这些孩子们每天都会来这里,每天都会带来一些新奇的玩意儿。而她最喜欢在他们回家之后偷偷观察它们。

她曾经试图加入他们,然而并不如所愿。

“妈妈说不能和你这样的野孩子在一起玩呐。”

“你连名字都没有,我们怎么能和你一起?”

“你长得到挺漂亮,是不是诱惑人的妖精啊,奶奶告诉我有很多像你这样的妖精专吃人的心肝。”

她哭了,眼泪如露,顺着脸颊一直流到下巴,留下一条晶莹的泪痕。

她又奔跑起来,逆着他们的方向,黑色的长发在赤色的风中飘散。

不知跑到了哪棵树下,她依偎着粗糙的树皮坐下,将脑袋埋进蹭破了皮的膝盖。

于是不知是流着泪睡着了,还是睡着了流着泪。

从此她再也没有靠近过那些孩子们一次,永远只是在阴影之中注视着他们。

“你在干什么呢?”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她的手一抖,手中的玻璃球掉到地上,滚落到阴影之中。

她连忙回过头,一个从未见过的样子出现在面前。

她本以为是那些孩子又回来了,然而,在她面前的是一只狐狸。

哦不,准确的说是带着狐狸面具的人。

“你在干什么呢?”对方再次问道,话语如同春风般轻柔。即使是隔着面具,也能感受到面具后温暖的笑容。

她熟知这片森林的每一个角落,但她却从未见过他。

面对着他,她一时语塞。

“太阳已经下山了哦,为什么还不回家呢?”他向着她小步走来。

“我没有回去的地方。”

“哦。”他在她的面前蹲下来。

“你想要去哪里?”他问。

“哪里都可以。”她说。“只要是不会给我带来伤痛的地方。”

从面具后面咯咯的笑声,伸出右手抚摸她粉嫩的脸颊。

她本能的缩了缩脑袋,然而却又露出惊奇的表情来,双眸中似乎荡漾起涟漪。

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温柔的外来触感。

“带上这根簪子,我和你一起去那没有悲伤的地方吧。”

他的左手拿着一根红色的镏金发簪,与夕阳的颜色浑然一体,闪烁出神秘的光芒。

他的左手拉着她的右手,风吹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呼呼作响,簪子在她随风舞动的黑发中若隐若现。

他的温度通过与她握在一起的两只手不断的传递进她的身体。

传递进她噗噗跳动的心脏。

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这样奇妙的情感,她内心的变化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他拉着她如同飞行一般,灵活的在森林里穿梭,躲开迎面的树木,钻入树木与树木之间一个个黑暗的缝隙。

浮动于空中的荧光映入她的眼帘,她感到十分惊奇。她根本不知道在这森林的深处竟然还会有这么多的萤火虫。不如说,她根本不知道这里是哪里,眼前所看见的,是与她的记忆完全不同的一片森林。

他又带着她穿越高高的红色大门,终于,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望不到边际的湖水,在近处却汇集成一条条小小的溪流,岸边开满赤色与黑色的花朵,那不是属于人间的花朵,个个都呈现出令人窒息的妖娆姿态。

一样的,只有天上一动不动的静止夕阳,将天空照耀成紫色、红色、黑色。

四周无风,无声,恍入画中,她一时不知道自己是否是在做梦。

她回过头,却不见刚刚走过的红色大门,只看见无边的紫色草原,和暗红色的天空。

他将面具取下,银发反射着夕阳的余晖。他的双眼明亮,脸上带着轻轻的笑容,看向她。

她的眼睛盯着他的那双眼睛,眼神荡漾波动。

啊,多么美丽的脸庞啊!

她的脸颊有些发红,如果不是落日的掩盖,她觉得自己肯定会低下头,不让他看见。

“过来吧!来这边!”

远方突然传来了欢快的声音。

是孩子们的声音,她听惯了这样的声音。

她先慢慢扭头,才将目光从他的眼中移开。

她看见几个黑色的影子站在一座红楼的门口,在朝这边热情的招手。

随即,她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那不是普通的孩子。

普通的孩子不会长着獠牙。

普通的孩子不会额头上长角。

普通的孩子只有两只眼睛。

普通的孩子的皮肤是肉色的。

可是那些“孩子们”却不是。

“带上簪子,就算你与我缔定了契约。”他将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这里是没有叹息的地方,我相信你能在这里找到自己从未有过的幸福。”

他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

“我已经回不去了吗?”她这样问。

她希望听到他说,是的。

他露出有些遗憾的表情,轻轻摇了摇头。

“回去的路已经找不到了哦。”

她内心一阵欣喜。

“你要和我一起一直呆在这里吗?”她再次抬头盯着他的双眼,眼波如水。

“当然。”他又换上了让她心安的微笑。

她迷失了路途。

“呐呐,再跟我说一点你以前的故事吧?”她坐在水车旁边的一块青色的岩石上,一只手放在小溪里,感受水流的运动。睁着大大的眼睛,脸上带着可爱的笑容,望着坐在身旁的他,眼里没有一丝阴霾,满是晶莹的光芒。

“今天已经告诉你好几个了啊,别太贪心喽。”他望着她。

他的眼神中不在像以前一样慢慢的都是和善,现在多了一丝烦恼。

他将她带到冥界已经有几个月,可是她完全不与其它的小鬼们主动说话,只是一直赖着自己。

这样下去,契约无法完成。

他生前犯下了在那个时代的不可饶恕的罪过,神答应他,可以宽恕他的罪过,让他离开永世堕于地狱的苦海。条件是,他需要将人间的一个不幸的孩子带来冥界,让那个孩子在地下找到在人间所找不到的幸福。

她,就是他的选中者。

然而,她找到的幸福却是自己。这样下去,自己将与她永远困于这幸福的地狱。自己将再也不可能获得重生人间的机会。

“我有些事情,或许要离开一段时间。”他说,目光避开她的眼睛。

他的话如同咒语一般,让她的身体定死在石头上。

“你要去哪?”

“或许是很远的地方。”

她的眼神如同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雾,睫毛轻轻的扇动,表情如同快要干掉的水泥一般渐渐凝固。

“很抱歉。”他说完这一句,转身离开。

“你要去多久?”她连忙抓住他的衣角,脸上露出请求的表情。

“我也不知道。”他回过头,露出笑容。

她握住他衣角的手渐渐松开,虚弱的耷拉下来。

她看着他的背影在夕阳下渐渐离去,想哭。

他一次也没有回头。

一个月,他没有回来。

两个月,他没有回来。

三个月,他没有回来。她的皮肤开始发黑。

四个月,他没有回来。几个小鬼试图和她说话,她没有理睬它们。

五个月,他没有回来。曲折的皱纹爬满了她的脸庞。

十个月,他没有回来。她失去了一切美丽的容貌,赫然成了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太婆。

二十个月,他没有回来。她已经完全成了一个怪物。

三十六个月,他终于回来了。她的皮肤腐烂,血液污浊,两个勉强称得上是眼睛的东西咕噜咕噜的如同玻璃珠一样在一坨烂肉之间转动,整个身体像极了一堆腐败的烂泥。

但是,从她看到他的那一瞬间起,那的腐败的身体开始迅速的回复。

她的皮肉逐渐的长回来了。

她的声带又长回来了,已经能发出声音了。

她的内心激动的快要跳出嗓子眼来。

她的身体已经又回到了那个美好的样子,明眼如秋水,黑发如瀑布。

“我回来了。”他走到她的面前,表情冷漠。“你太蠢了。”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他的这种神态,她有些不知所措。

“为什么不去寻找幸福呢?”他问。

与其是问,不如说是指责。

她这时才看到他的手,牵着另一个孩子的手,她不认识那个孩子。

她的内心感到了有生以来最大不安。

“我很早就回来了哦。”他又露出她熟悉的笑容。

“这个孩子已经在这里找到了幸福,我和他达成了契约,我现在要走了,彻彻底底的走了。希望等你转世成人之后,我们还能再次见面吧?”

他的心脏处放出了耀眼的白色光芒,整个身体,开始一点点的消失于虚空。

“不要啊!我只要让你在身边就好!”她如同野兽般绝望的嘶喊,肆无忌惮的泪水夺眶而出。双手张牙舞爪的抓向他。

然而,只抓到一片虚无的光辉。

她咬着牙,咬的嘴唇冒出了血,五官与泪水痛苦的扭曲在一起,身体开始迅速崩溃。

残阳高照,江河如血。

她迷失了路途。

他消失在了一片虚无之中。

她消失在了一片虚无之中。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伤感日志  伤感日记  感人故事  伤感故事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