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滚球投注【滚球投注哪里最靠谱】|滚球投注APP|APP下载

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奇妙的开始

时间:2018-01-05 09:20:39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倦梦客

小凤是在一家电商平台工作,上的是晚班,因此每天下班时间很晚,总是等到午夜一点半才回家小凤的住所是在一片老城区,房子有些年头了,当然房租方面便宜很多,对于在外面打工的工薪阶层来说很实惠的。小凤是个很知足的女孩,因为如果住在公司的话实在是人太多了,一间房子三张床就把房间摆满了,实在是没有一点私人空间。一回到租房,小凤就犹如回到了自己的港湾。女人是恋家的,哪怕房间里就是一张床,一张桌子。

老城区的房子有点老旧,大都是四层楼,大部分是单门独栋。小凤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晚上回家,路面的灯光总是显得有些发黄,周围灯光没有照到之处黑的是那样的深邃,犹如一双双的眼睛,瞪着那孤单单走路的人,是藐视、窥探、敌意?小凤如芒在背,寒意从心里直涌上来。夜晚路过小巷总是这样的心境,但是一想到前面就到家了,什么也不怕了。小凤住的那套房子在巷子的尽头,房子是四层楼,楼道很窄,小凤住在四楼,理由是空气清新信号好些,说实在话,这里的房子一楼房子信号普遍不好的,且空气流通性差很多。小凤还是非常明智的,但是爬楼梯就并不好受了,午夜本来很累了,爬着楼梯更费劲,关键楼梯又窄又陡。楼梯道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坏了,跟房东说几次了总是没有下文,往楼梯往上面看总是感觉黑洞洞的有什么东西在前面等着似的,小凤打开手机的电筒,驱逐了黑暗的恐惧,回到房间,像往常一样烧水洗浴,躺在床上看看无聊的娱乐资讯,好像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这样过去的,有个时候小凤真的好羡慕那些整天泡酒吧逛夜场的女孩,但是毕竟小凤是个家教保守的女孩,觉得去那些场所的女孩很轻浮,如是小凤更多的时候就是一个人,一个人久了变的不爱交往,变的生怕跟人交往,尤其是陌生人。小凤的公司大都是女孩子,因此这样性格的小凤一直是单着的。其实她的内心是多么希望有个男票。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着,小凤的生活一直都是这样毫无变化,有一天,小凤所住的那栋房子住进了一个形貌不杨的男子,如果说男女之中存在一见钟情的话,小凤绝对是不会喜欢这样的男子的。这个男子住在一楼,小凤回来必须经过这个男子的过道的,可能是一楼的空气不是很好,也可能是温度太高,小凤每次回来总是看见这男子的门是开着的,当然小凤总是每次不经意的往里面看看,大多时候总是看见这名男子坐在电脑旁边玩着什么。小凤的经过当然也引起了男子的注意,毕竟小凤的容貌不差,一天小凤回来刚好看到那名男子在门口伸着懒腰,小凤的感觉这名男子似是等着自己似得,果然男子开口了“美女,天天这么晚回来小心有色鬼跟着哦。”小凤心里想着这个人这么皮籁,都不认识,就随口回道“色你个大头鬼啊!”那男子直接回道“大头鬼啊,确实有的,你回来的时候是不是总感觉后面有人在看着你,那就是大头鬼的眼睛在看着你哦,哈哈哈!”小凤啊的一声“不想理你啦”急切的上楼去了,留下那名男子可恶的笑声。小凤回到房间是极为生气,但是突然想起那名男子的话来又非常害怕,本来就胆小,想起平时回来的场景,越想越害怕,感觉后背一阵阵发麻,可惜又无处可以倾诉此时的委屈。随手拿起镜子来照心里又是一紧,心里疑窦猛涌,人呢,我人呢,空气好像突然凝滞。小凤心都提到桑眼了,突然又好气又好笑,居然是镜子拿反了,都怪那个该死的男人,今天被吓糊涂了,看来晚上不能照镜子是有道理的。经过这一吓,好像刚才的害怕又不是那么回事了。心里只觉得刚才的那个男子该死该死。满脑子现在都是那个男子可耻可恶猥琐的面容,用咬牙恨齿都不为过。第二天早晨小凤上班经过那男子的房门口时,看到那男子在房门口站着,好像等了很长时间一样了,小凤心里不免有点惊诧,只见男子说到“你好,我叫晓剑,非常抱歉,昨天有点冒昧,没有吓到你吧”小凤心里想到昨天差点没被你吓死,但是嘴里却说道“想吓到我的人还没有出生呢,就凭你” 那男子非常爽朗的道“那就好那就好,”突然那男子惊诧的说,“你后面那个女的是谁?”小凤本能返过头去,哪里有什么人,知道又被骗,娇嗔道“你个坏蛋,不想理你啦”急急的走出大门上班去了留下一阵那个自称是晓剑的男子哈哈的笑声。小凤心里想着这个人真坏。

小凤的工作是淘宝客服,主要跟客服聊天,为顾客介绍产品,引导顾客下单,偶尔给顾客打个电话以便与顾客更好的沟通。但是今天小凤与顾客聊天总是不在状态,发错几次信息,还好顾客都比较随和,虽然难堪,还好没有大错。这都是那个晓剑扰的,今天一天脑海都是他可恶的样子,还晓剑,就一小贱,贱货,贱人,小凤一下想到三个这样的词不免暗暗一笑差点没笑出声,心情一下就好了。想着今天回去那个贱人再跟我说什么,一定要骂他贱人,贱货才行。

下班的时间说到就到了,但是当小凤经过晓剑的门口时,晓剑的门居然是关着的,小凤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如愿出现,心里不免感觉像是失去了什么。回到房间的小凤满脑袋的都是晓剑那剑贱贱的笑,对,就是贱贱的笑。但分不清自己是厌恶还是期待,或许是喜欢了。

时间一夜不慢不快,无事的人一觉就过去了,难眠的人真切的体会到长夜漫漫这个词的精辟。小凤昨晚没睡好,都是那个贱贱的晓剑,真贱的贱人,小凤心里狠狠道。来到晓剑门口,不知道是如愿还是阴魂不散,贱贱的晓剑又站在了门口,他的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贱。晓剑先开口道“美女气色好差啊,昨天晚上是不是被鬼压床啊,哈哈”小凤想也没想开口道,“被你个大头鬼压啊,还鬼压床”刚说完感觉不对。那贱贱的小剑这次猥琐的说道“哈哈,我可没压你,你不会是希望我来压你吧。”小凤的脸红成了柿子,逃也似的走出了大门,嘴里直喊,贱人贱人。后面更是传来阵阵哈哈的笑声!

公司的事情还是那样,但是小凤总是失神,同事跟她聊天都问她是不是谈恋爱了,小凤心里直呼晕倒,如是说到租房来了个贱贱的租客,回去的时候讲鬼故事吓人,同事一听她这样说,都说还不承认,都能够听人家说鬼鬼事了,还说没有交男朋友,哈哈。小凤被这一说闹,霎时间脸羞的通红,本来不善言辞的她,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急得直跺脚。最终也没有说出个话来。或许是本领地默认了吧!

时间就是个调皮的孩子,盯着它的时候总是那么老实,慢慢的走着,一不留神,时间就滑溜的走没了。下班之后,小凤回往租房,经过晓剑的门口时候,晓剑急急的来到门口,说道“美女,还不知道你名字呢,一个说我压她的美丽女子我居然连名字都不知道”小凤嘴里直说贱人贱人,我不想跟你说话,说着就要往楼上走去,晓剑好像未卜先知,早档在了楼梯口,小凤刚好和他碰个满怀,正举足无措之际,晓剑贱贱的说你这样扑向我,是要对我怎么样,是要非礼啊。小凤是又气又羞,明明是这个贱人非礼,还偏偏说我非礼他了,居然有这样厚颜无耻之人。推开晓剑的身体说到,贱人,快让开,可惜小凤的性格就是这样,再气再恼就是只能说出贱人这不知道是对晓剑是褒奖还是辱骂的词。

晓剑才没听她的,乘势把小凤迫到墙边,小凤被壁咚了,这好像是影视剧中经常出现的场景,小剑说我爱你,我不要做你梦里的男人,我只愿做你一生的爱人。如果你愿意请说贱人。想不到小凤脱口就是一句贱人,想反悔的时候已经不及,被晓剑一个吻轻轻送上,小凤脑袋一片空白,是被动的接受,是羞涩的不知所措还是心底最真的接受,已经说不清了。晓剑也没有想到自己今天会有这么流氓,思绪的时候,两个人四目相对小凤本能的推开了晓剑,冲向楼去,晓剑回过神来急忙问道,我还不知道你到底叫啥呢,一会儿从楼上传来‘小凤’二字。

爱情,就这样开始了,很奇妙。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情感美文  情感日记  情感故事  美文欣赏  爱情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