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滚球投注【滚球投注哪里最靠谱】|滚球投注APP|APP下载

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像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活着

时间:2017-12-19 16:26:49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双子座

这世上没有几个人甘于平凡,要么依旧怀揣梦想,盲目地奋斗着。要么看清了现实选择将梦想深深地埋起来,佯装它从未存在过,然后好似行尸走肉般碌碌地活着。

所有奋斗,都是基于有能力实现为前提,否则一切都是枉然而已。

万行掐灭香烟,裹了裹身上的大衣。北风越来越急,预示着年关也更近了一些。每年这时候,他都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就好似生活早已经将他遗忘,以至于这一年如同很多个过去的那些年一样,依旧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东西留下。

茫茫然,又虚度了一个春秋。

“你倒是喝啊,发什么愣?”

看着端起酒杯的林宗,万行和他碰了一下,仰头将一杯啤酒灌了进去。冰凉的啤酒下肚,一股凉意从身体里蔓延出来,让他忍不住又裹了裹大衣。

街边的烤串和啤酒,从年初吃到年尾。

夜又深了些,霓虹早已经亮起,只是它们存在于远处,和马路对面。路边烤串只有昏暗的路灯照着,还有地面开始融化的白雪变得污浊而且难看。

“你说,明年的今天,我们会怎样度过?”

万行抬头问林宗,他在北京唯一的朋友。偌大的北京,几千万人口,和他称得上朋友的,仅此一人。

林宗咧了咧嘴,又灌下一杯酒:“那谁知道啊,反正不在北京了。”

万行给林宗倒满了酒,然后举杯说道:“祝你一路顺风。”

林宗却不满地叫了起来:“他妈的,老子是坐飞机,顺风的话,飞机很容易掉下来的。”

万行立刻改口说:“祝你逆风飞翔。”

林宗没有和万行碰杯,端起酒杯一口就喝掉了,然后他把酒杯重重地砸在桌面上,喘着粗气大口地撸串。然后他就哭了,没有发出任何嚎啕之类的声音,只是默默地流着泪,大口地吃着肉。

当嘴里塞满了食物,然后喝一口冰凉的啤酒。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吃着喝着,突然万行开口说:“要么今晚,就让我买单吧。”

这话让林宗楞了一下,他抬起头看着万行,好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终于当他努力想了很久之后,林宗就笑了起来:“还是和过去的两年一样吧,有始有终嘛。”

自然应该还是和过去的两年一样的,万行倒不是为了让林宗有始有终。这是生活的一部分,早已经习惯成了自然,即使是最后一夜,把它改变了也不应该。

自从两年前的那个夜晚,万行和林宗初相识。他们就是在路边吃着烤串喝啤酒。从那时开始,凡是两人一起相聚的所有消费,都是林宗买单。没有约定俗成,没有事先说好。就这么自然而然的,付钱的人没有觉得吃了亏,吃白食的人也不觉得不好意思。

这就是万行和林宗,一起吃了两年的烤串,一起喝了两年的啤酒。每个夜晚,他们过着一模一样的生活,白天则追逐各自的梦想。

终于,今晚的宵夜开始之前,林宗说:“我明天就走了,早上六点钟的飞机。打折的机票便宜。”

万行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好像还“嗯”了一声,就好像他早已经预知到,自从两人相遇的第一天,林宗就表露出要离开北京的想法。都说来北京的人,是为了追求梦想,而林宗是万行认识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总是想着该在什么时候离开这个城市的人。

终于在今夜他下定了决心,万行打心底里替他感到高兴,可是他却开心不起来。因为当林宗离开之后,这座拥有几千万人口的城市,将会让万行感觉到无比的孤独。

林宗问万行:“你呢,还要继续坚持追求自己的梦想吗?在这座冰冷的城市里。”

“梦想?”

万行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显得有些错愕。它听起来那么高尚,但是每当有人在万行面前说起它,万行就有一种被嘲讽的感觉。

这不是所有人都配拥有的东西吧?

“你看。”

万行放下酒杯,看向路边往来的的行人,看着路上闪烁的车灯,看着街对面五星酒店里亮着的灯光。

林宗问:“看什么?”

“他们。”

万行用下巴点了一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你才他们有多少人还拥有追求梦想的动力,有多少人只是麻木地活着。他们行色匆匆,却都是为了一张触及梦想的入场券,还是为了寻求一些刺激的东西,填补总也填不满的欲望沟壑。”

林宗噗呲一下笑了起来:“你还是这样,你总是这样。万行,两年了,你怎么一点都没变?”

我没变吗?万行也总是这么问自己。如果真的是一点都没变的话,这是多么可悲啊!所以这句话刺得万行有些心痛。不管是变好或者变坏,总该是要变一变的。如果一个人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度过了两年时光,竟然一点都没有变,那该是多么可悲的事情?

所以听到林宗这样说,万行觉得心里难受极了,像是被人当中扒光了衣服,然后狠狠地抽鞭子一样难堪。

这时候林宗好像感觉到自己的话伤到了万行,便举杯对万行说对不起,然后仰头将杯里的就喝尽。当林宗把杯子放下,就哈哈地笑了起来。笑得那么爽快,酣畅淋漓。他一直笑到咳嗽,笑到有些背不过气来,又喝了一大杯酒,这才有了些力气,继续拿着烤串滋溜溜地吃起来。

万行知道林宗在笑什么,而林宗却不知道他自己在笑什么。万行知道林宗的笑毫无意义,所以林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发笑。只是他笑着笑着就哭了,所以他喝了酒,又继续吃东西。然后两人就这么一直吃着喝着,浸在北风里,最后一次陪着老板等待漆黑的黎明降临。

烧烤摊会经营到早上五点,等旁边的夜场全部都打烊之后才休息。

万行和林宗陪着老板一直营业到打烊,也不知道多少次了。但是这最后一次却注定不能有始有终,因为担心错过班机,林宗必须在地铁还没开的四点钟就乘出租车,前往首都国际机场。

“这就走啦?”

老板也以为他们会陪着他一起打烊的,没想到林宗今天走得倒是挺早。

林宗扬了扬手,冲到马路对面,敲醒了在出租车里已经睡早了的司机。拉开车门,林宗不自觉地颤了一下身子,他是被车里的暖气熏得骨头都酥了。

出租车扬长而去,车尾灯在转角处闪烁了两下,最后消失不见,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就连车尾气的白烟,也很快就消散了。

没有道别,林宗走得看起来有些决绝,他甚至都没有回一下头。

没有远送,万行始终低着头喝酒,他甚至都没有抬头说一声珍重。

直到老板开始收摊的时候,万行才起身离开。那时,老板奇怪地问:“我以为你们一起走了呢?”

万行笑了笑,迈着已经被冻得有些僵硬的双腿,绕过街角进入一个中档的小区。一直走到小区深处,钻入一个漆黑的门洞,向下走过两排楼梯,穿过阴暗潮湿的回廊,就到了他租住的一间地下室。

房间不大,推开门唯一能做的动作就是躺上床,万行蜷缩在被子里,听着屋外叮咚的下水道水管里的声音,沉沉地睡了过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伤感日志  伤感日记  感人故事  伤感故事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