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滚球投注【滚球投注哪里最靠谱】|滚球投注APP|APP下载

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大爷进城

时间:2017-12-04 15:50:37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123321zbm

杜杰大爷掰指一算,自从1994年去了一趟省城,至今连神池小县城也没去过。今年大爷种了四十亩地,全是红芸豆,恰 好今年丰收了红芸豆,卖价又高,一共卖了三万多块。村里人夸大爷识天象、能掐会算是个有头脑的人,大爷心情大好,趁现在身子骨还硬朗,决定去县城逛逛,一来看看闺女秀秀,二来买些好吃的和日用品之类。

大爷从箱底寻了崭新的黑兰色中山服,自己也记不清哪年买的,反正穿在身上显得挺干净,挺精神;大爷又仔细修剪掉胡须,一大早坐上从大严备村到神池城的公交车来到城里。

车停在东门口金德隆超市对面。大爷下了车一看,啊,县城变化真大,几乎不是二十前的县城了!正感叹间,看见几家门市前摆着好多好多的钱,大爷上前仔细看,自言自语:“听人们说的新版百元人民币是不是就是这种啊,咋就明展大亮摆在这里呢?不怕坏人抢走吗?”

“那是给死人印的钱,乍看上去有点像真钱!”一位老气模秋的老板冲大爷一笑。

“哇,进步了,社会就是进步了,给鬼还发明了这种新样式钱!以前用的就是那种黄粗麻纸上打砸了圆圈那种!”大爷说着,拿起看了看,面值还挺大的,于是决定买。快十月初一了,是给祖先祭钱时候了:“现在的老板可真聪明,人们想买甚,需要甚,他们都能想到!”大爷想着,用伍元钱,买了一沓沓。又要了两个粉红色塑料小袋袋,顺便把那一厚沓几毛几块的小钱装进去,叠好;买的那“钱”装在另一个袋袋里,折好,两沓“钱”装进上衣的同一口袋里,扣上扣子,按了按才离去。

这是东门口十字街。大爷看前后左右全是人和车,“现在咋就这么多车呢?可惜没自己的一辆!人们说这城街上是青石板,住下可费钱哩,可人们咋就又这么有钱哩?”大爷思忖着,向西一拐,准备先去闺女家看看,再下街逛逛。

刚走了十来步,一个西装革履的人从他身边匆匆走过,那人黑色皮包里一厚沓东西恰好掉在大爷前面,大爷定睛一看:哇塞,用细绳绳绑的全是崭新的佰元大钞!大爷一惊,正想喊住那人,提醒一下,不料一个身穿紫红色茄克衫的年轻人一个箭步上前,拾起钱飞快塞进上衣怀里,然后就近大爷一点,敞开让大爷看:“看,全是红板板!只有咱俩看见了,赶快找个偏僻地方咱分了!”大爷还未回过神来,就被那人一把拉进一个小巷巷里,然后解那钱上的绳绳,可是好像捆得很紧,一时竟解不开,那人眼神惊慌地向大街上瞟了一下:“啊哎,警察过来了,来不及解了。咱俩今天遇上也是缘份,这一厚沓钱你拿上哇,你身上有多少钱给我算了,现在这个社会管得可紧哩,怕逮住了,快给了我,咱们赶快各跑各的哇!”

大爷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红板板”,在村一向平安闲适惯了,今天忽然遇到这紧张局势,一时手足无措,手却不由按了按装钱的口袋。“紫红茄克衫”是个“热心人”,“帮”大爷麻利地解开口袋扣子,又利落地掏出那两包包钱。隔着粉红色塑料袋子,一眼看见其中一袋是几块、几毛的小钱,于是捏紧另一袋,一溜烟跑了。

大爷反应过来,知道“茄克衫”把“鬼钱”拿走了,连忙喊:“假的,假的!”

那人头也不回:“真的,真的!”一会儿工夫消失了。

大爷也是粗中有细之人,仔细看了看,两面确实是真真的人民币。“喜”从天降,大爷拘憋得出了一身汗。钱多的沉甸甸的,大爷心在蹦,手在抖,腿在软。大爷寻思,啊:“这么多钱,来路不明,如果犯法,那可罪大哩!”大爷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慌忙把钱揣在怀里,快步去往闺女家商量商量。

大爷一五一十告诉了事情的经过。

女儿大惊:“大大,你恐怕遇上骗子了!”于是赶忙拿出那沓钱一看,除了外面两张是真的外,里面全是假的!

“最近东门上经常发生这种事,有几个骗子专门瞄上刚进城里来的老年人,下手”。

大爷如梦初醒,连连叹气。

“不过这回咱也没吃亏,还多赚了一百九十五呢!”闺女笑说。

“可是,这,这”大爷心里忐忑不安,“这便宜占得太不踏实了,如果能找见那人,快连真带假把那一捆捆全归还给人家算了”。

闺女说:“这么大个城,一下去哪找呢?那人今天打死,他也不去东门上了。再说了,是他骗你诈你,那正是偷鸡不着,反失一把米。不归还他,你也不葬良心。即使你真的还了他,谁知道你是谁?谁来歌颂你的伟大?”。

“大大上街买东西去呀,如果碰上那人,快归还给人家算了”。

闺女不满,轻声说:“迂腐”

大爷哼了一声,出了家门,来到旧集贸市场院。

大爷看见诺大个市场院,顶顶上全是搭的棚棚,院里面不太冷。这里挺红火的,一溜一溜的那个水泥台台上卖甚的也有了:调料、小菜、猪肉、羊肉、杂碎、活鸡、活兔等。看得大爷眼花乱,心想,城里就是好,这社会有钱就是好,想卖甚就有甚。大爷来到卖鞋帽摊位前,看见棉鞋不赖,问了一下,要价20块。大爷思谋这里的东西也不贵,花上200块,帽、鞋、棉衣裤估计都有了。

大爷正和老板讨价还价时,忽然眼角的余光出现了“紫红皮茄克”!

大爷仔细一看,果然是那人!

大爷的心骤然一紧:心里两个主意“打起架”来了,那钱是还,还是不还?一个主意说:用那200块钱,保证暖暖和和过一冬天!另一个主意说:平生未做亏心事,难道让这事给毁了一世英明?与其心里老是像压了个石头似的难受,还不如干脆归还给人家算了!

大爷非常明白:时间有限,容不得再犹豫,否则那人立刻会从视野中消失!

“哎,站住,站住!”大爷赶忙追上那人背影,大喊。

“皮茄克”听见吼声,猛回头,一看是大爷这个“冤家”,顿时吓得脸色大变,扭头,撒腿,就跑。

大爷又喊:“哎,那捆钱还给你!”那人在喧杂声中隐约听见“那捆钱”三个字,更是没命似的溜了。

大爷停住,感叹:,这城里人思想觉悟就是高,追着给送钱还逃跑哩!看来闺女错怪他了!要是在村里,一泡尿也不轻易尿在别人地里……

卖鞋帽老汉:“快别喊了!一看你就是个村里来的老实疙瘩。说实话,是不是也是被那家伙儿给骗了?”

大爷告诉了发生的一切。

“快告诉你吧,那伙人专门在东门上合伙行骗,骗了不少村里人了。最近被公安盯上了,今天上午被公安局给逮住几个,有一个眼疾腿快的跑掉了,估摸就是那人!”

“啊!”大爷惊愕,深思了一会儿,“你咋知道的?”

“屁大个小县城,如今信息网络又这么发达,这件事现在知道的人可多了!”

“哦,怪不得那人见我直跑!”大爷连连叹气,“看来这钱是难归还了!”

大爷买了一双棉鞋,又买了些好吃的,中午回到闺女家吃了饭。闺女、女婿再三挽留不住,大爷决定回家。

四点多钟时,来到东门上等公交车。回大严备村的公交车路过这里这有一阵阵时间,大爷冷得站不住,于是在附近溜达。看见金德隆超市门外的台台上有一男一女卖胡萝卜和葱。男的胡子拉渣,女的脸蛋红丝丝的,看样子像两口子,都是冻得头脸灰白灰白,搓手跺脚的。

大爷想,炖羊肉还缺萝卜的哩:“多少钱一斤萝卜?”

“便宜了,八毛了!大爷,不贵,这超市里一斤一块二哩,还是一点点小圪截截。这是咱自家地里种的,保证绝对绿色、环保、无公害!”男人说。

“好,买上个十来斤”。大爷说。

那男人麻利地打包了一袋,秤了一下:“十二斤三两,依十二斤算,九块六!”

大爷一方面是冷了,一方面是凡涉及掏钱就不由手抖,颤颤抖抖掏出两个钱包包,半天也数不出九块六。

那女的不耐烦了,说:“大爷,看你那么多红板板,舍不得花,给谁攒着!这萝卜维生素可大哩,吃上绝对好!快花上一张红板板,这一大堆萝卜和葱全给了你哇。超市里的大葱一斤两块哩,快好了你老哇!”

男的也忙说:“是啊,今天快好了大爷算了。再说大爷看上去好面熟,是大严备村里的哇!大爷一看就是个精明人。我们一大早就从村里来卖了,冻了一天了,眼看天又快黑了,快便宜处理完,赶紧开车回村呀!”

大爷正犹豫,忽听见一个人朝这边喊:“谁又在那摆摊卖东西呢!说了多少遍了,不允许乱摆……”

“啊,又是城管!”女的慌了,一把夺过大爷手中那沓“大钱”,“一看你老就是个老古董人,现在这年头了,谁还几毛几毛花钱哩!”说话间,从里面抽出一张红板板。

大爷忙说:“里面裹的全是假的,抽外面的!”

“嘿嘿,大爷还想乘我慌乱时,哄我哩!我偏不,就抽里面的!”那女的奸滑一笑,抽出一张,顺势,也可以说是习惯性地对着西面夕阳落下的方向,用眼一照。

“假的,假的!”大爷又急忙无限诚恳地说。

“大爷,我就喜欢假钱!”女的满脸玩笑,两片红红脸蛋更红了。她嘴说话,手里已仍下几个尼龙袋子;男的则抱起秤,两人一溜烟向利民路方向跑了。

追了几步,大爷再度竭力吼:“你抽的真是假的!”

两口子跑在快到利民小区门口时,上了一辆皮卡车。女的摇下车玻璃大笑:“大爷,看你挺老实的,咋就那么逗呢!顾不上和你老人家开玩笑了。货是你的了,快去收拾吧,小心城管的哇!”说话间,车“唬”地一下向利民北路方向驶去。

不过女的真是有点不放心,拿出那张钱又看。

男的开着车说:“快别看了,假不了!那个老汉是大严备村的,听人们说一辈子也没出过个门,是个出了名的死老实疙瘩,他哪里来的假钱?!”

女的掏出一张真钱,放在一起一对比:“老公,假的!”

“吱----------”,车一下停住了。

男人接过钱,用手指搓了搓:“啊呀,灰了,就是假的!”

“那你那阵阵咋不给看看呢!”女的埋怨。

“那阵阵你不是对着光照了呀,再说卖萝卜、葱也有几天了,你还认不得个真假钱?”

“冬天天黑的快,对个屁的光呢。再说那阵阵城管冲来了,我个女人家,心慌得能认的个真假钱吗。快甭废话了,快返回去换真的哇!”

两人不约而同从玻璃窗外向后望去,见那个城管已到了大爷跟前了,指手划脚说着什么。

“快,算球了哇,那个二竿子(城管)逮了咱们好几天没逮住,正火着哩,弄不好货没收了不说,还扣车哩!”

说话间后面的几辆车一直按喇叭。

“赶快走吧,车停在当路,让交警过来拍个照给传到网上,以乱停乱放为由还罚200元哩!”

话音未落,“呜”一声,车像挣脱绳子的野马一样,迅速逃蹿而去……

这边,大爷果然遇上了麻烦。

“谁的东西,啊?”城管吼。

“那两口子拿我假钱跑了,我咋能要人家这实实在在的东西呢?”大爷真是太为难了。

城管眼一瞪:“一看你就是个老实疙瘩!人家做买卖的成天和钱打交道,还认不得个真假?那两口子是大严备乡九仁村的,比鬼还精哩。今年种了十亩葱十亩萝卜,今天在这个旮旯,明天在那个巷巷,快卖完了我们也拦不住他们”。

大爷还在支吾,旁边一位好心的老人对着大爷耳朵悄声说:“叫你拿远你就赶紧拿远吧,十九大会议召开前后,各方面更管得紧了。别说别的,现在这街上的电动车、自行车还不让乱放哩,一不小心就被拉走了。估计你还不认得这个城管吧,他是城街上出了名的灰人,外号叫“二竿子”,是城管单位雇的个临时工,他甚也不怕,可不好惹哩!”

“这东西你到底是要不要?聒说甚哩!如果不要,花上三五十块,雇人倒在垃圾堆!”“二竿子”早不耐烦了。

“不对呀,这分明不是我的东西,干吗要我花上钱倒垃圾堆?”,大爷真是太委曲了,想了想,主意有了:“谁要,快拿走!”

一个尖嘴、单眼皮女人路过这里,听见了,马上说:“你不要,我要”。

“行了!”大爷马上斩钉截铁地说,“反正我不白白倒贴钱”。

“我也要了!”

“我也要了!”

一下子好几个人,都围上去去抢。

“不对呀!”大爷又想,如果那两口子再碰上我,向我要东西,不就是真的贴了嘛!

“哎、哎!”大爷高喊,“刚才是和你们开玩笑哩,这世道哪有个白给的东西呢!”

“啊呀,你这大老汉六七十岁了,红唇白牙的,咋还哄人哩?”那个尖嘴女人火了。

“就是呀,哄的我们几个人差点儿还伤了小和气呢!”

……

“这能怨我吗”大爷辩解,“我是说过不要了,但我点名让你们几个来拿吗?”

“……”尖嘴女人一时语塞。

“啊,这个老汉汉看上去老实巴脚的,半天还挺会说!”有人哄笑起来。

这时围观的人多了,大爷也不知为什么激动起来了:“大家,你们听我说的对不对呀,这大街上人多了,为什么有的人拿有的人不拿?要怨就怨拿东西的人自己有贪心!

“我说啊,这人要是有了贪心,那就全完了。不是自己的东西千万别伸手。比方说,有的人,小三情妇几十个,结果是妻离子散坐监牢;有的人,钱多得不敢存花不了,结果不是被偷就是公家替点钞;如今老百姓不愁吃不愁穿,大病慢病尽报销;接水电、修危窑,两免一补还社保:只要你一不贪二不偷,老婆娃娃热炕头;不坑蒙不拐骗,心宽体壮长阳寿!”

“好,说的好!”众人高呼,随即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人越来越多了。这时城管挤进人群大声说:“你老人家不用说了好不好!去大严备村的车过来了。”

公交车来了,有人帮大爷把东西搬上车。

“大爷,你真的好运气,进一次城就白白得这么多东西,不要还不行了。我们在城呆了半辈子也没碰上这等好事!”

“是啊,是啊”有人感慨,有人笑。

“快回去哇,进城来尽添乱!”城管又吼。

“不!”大爷朗声说,“我先不回大严备村了!”

“天又黑又冷的,去哪呀?”有好心人关切地问。

“去九仁村!”

“去那村做甚呀?”

“把东西归还给人家!”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1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伤感日志  伤感日记  感人故事  伤感故事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