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滚球投注【滚球投注哪里最靠谱】|滚球投注APP|APP下载

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离家的孩子

时间:2017-12-01 11:05:34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龙富金

认识阿才在一个名叫合益的玩具厂。那天厂里招进来个头发长长,身材瘦瘦的男孩,人事部安排他住我们304宿舍,于是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阿才其貌不扬,个子高,身材苗条,说话声音大,走起路来总是昂着头,腰直直的,一副清高自负的样子。

下了夜班,洗完澡,洗好衣服,我和阿才就闲聊,话题最多是文学,我们成了真诚的朋友。阿才告诉我,他来自湖南益阳,父母早逝,三兄妹,他是长子,弟弟已结婚,妹妹也嫁人了,剩下他还没成家立业,孤苦伶仃在外面漂流,二十七岁了还没女朋友,没回过家。听了阿才倾诉恻隐之心油然而生,我同情他,爱莫能助,不知如何安慰他,我说:“ 为什么不回家。”“没挣到钱,无颜见乡亲们,”阿才苦笑。我说:“什么时候回故乡?”阿才说:“有朝一日发达了衣锦还乡让家乡人刮目相看。”我说:“没文凭,没才华,没技能,猴年马月才能出人头地?等你发财胡子白了。”我笑,阿才也笑。

月明星稀的夜晚,阿才站在宿舍走廊边用笛子反复吹陈星的《流浪歌》: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那悠扬的笛声如诉如泣,十分伤感,令背井离乡的游子们听了想起热爱的故乡,远方的父母,出门在外的无奈无助,漂泊的艰辛和酸楚。

阿才乐善好施,经常施舍零钱给残疾人,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工友们都叫他“活菩萨”。

一天,阿才向我借五块钱买香烟,发了工资就还我钱,我不要,我说:“朋友一场,区区几块钱不用还了。”阿才说:“借是借的,哪怕一毛钱也要还,这是做人原则。”他把钱放在我手心,这样诚信的朋友我还能说什么呢?收下钱后,我心里忐忑不安,好像我欠了阿才很多人情似的。

我在合益厂干了一年没展望辞工走了,跳槽进一个电子厂。每天忙碌为人作嫁,抽不出空去看阿才,直到那天厂里发工资放假一天我才去看他。我站在合益门口等了一天没见阿才影子,我问老员工阿华:“阿华,怎么不见阿才出来玩?”阿华说:“你出厂一个星期阿才也走了,不知道他去哪里?”我以为今生今世见不到阿才了,想不到那年冬天我们不期而遇。

那天,我去网吧下载歌,在商业街,忽然听到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龙富金,逛街啊?”我转身循声望去,是久别的阿才叫我。阿才依然没变,头发还是那么长,打摩丝,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人还是那么消瘦,穿一件黑色风衣,黑裤子,黑皮鞋,俨然黑马王子,一副老板派头。看来他混得不错,我说:“阿才,好久不见了,跑到哪里发财去了?”阿才说:“离开合益厂去了深圳,进了一个鞋厂,在深圳呆了七个月又回到惠州来了,现在一个五金厂做。”阿才说他买了个三千多块的智能手机,他把号码告诉了我,叫我存起来,嘱咐我有空打他电话,我说我会的。那天我们聊了好久,分手时,我目送阿才的身影消失在黑压压的人群中才去网吧下载歌。

两个月后,我去了东莞,一干就是几年。我曾经打阿才电话,每次听到,对不起,你拨打的号码已过期,我猜想阿才换号码了。掐指算来,五个年头没见到阿才了,不知他还好吗?日子过得怎么样,工作顺利不顺利,每每想起他,我唯有在心里默默祝福,好人好梦,愿远在惠州的阿才过得比我好。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1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伤感日志  伤感日记  感人故事  伤感故事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