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滚球投注【滚球投注哪里最靠谱】|滚球投注APP|APP下载

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迷失的爱

时间:2017-11-27 15:36:52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木木易寒

通过鬼门关,忘川河就在眼前。

莫小非知道血雾缭绕的河对岸一定有个孟婆在等着她,那一碗孟婆汤是谁也躲不过去的,除非………

想到除非,莫小非禁不住哆嗦了一下,关于鬼门关,忘川河,奈何桥,孟婆汤的描述,莫小非很早就从小说里看过,她知道不喝孟婆汤的唯一的办法就跳入忘川河……

莫小非随着过奈何桥的队伍走走停停,望乡台上凄凉的哭声荡漾在忘川河两岸,传入莫小非的耳中,忍不住让她裹了裹外套。

忘川河中血雾缭绕腥风翻滚,那些生前作恶多端的人都会被投入到奈何桥下受尽毒虫撕咬热浪蒸煮之痛又求死不能。

如果萧奇在就好了,自己就不会这么害怕了,紧接着莫小非就抽了自己一个嘴巴,这是什么地方,如果萧奇在的话,岂不是死人了?

“萧奇,我只想你好好的活着,就算今生不能在一起,来生,你说好的我们再也不会分离。”莫小非双掌合十微闭双眸祈祷着。

不管如何不情愿,随着奈何桥上队伍的挪动,莫小非也捱到了孟婆面前。孟婆将一碗浑浊的汤递向莫小非,嘴里叽叽咕咕重复着每天要说上几千几万遍的话:“喝了它,一喝便忘却前世今生,一生爱恨情仇,一生浮沉得失,都随这碗汤忘的干干净净”。

“不,我不要喝,我不想忘了萧奇”

押送队伍的阴差不耐烦的对莫小非嚷嚷道:“不想喝可以,这就把你从奈何桥扔下去。”并作势来抓莫小非,莫小非用力挣脱阴差,深情的看着来时的鬼门关凄凉的喊道:“萧奇,记住我们的约定,今生无缘,来生再续”纵身一跃跳下忘川河。

一年前。

那个周末,晚霞映红了天,莫小非捧着一本书背靠在操场的香樟树下呆坐着,黯淡的眼神蒙着一层雾化,望着那渐渐落山的红日,如没有思维的石膏像沉思者那般,唯有如瀑被夕阳余晖映照的发丝从红到黑变换着,证明时间正在悄悄的流逝,手中的书不知何时散落在脚下的土地上……

“小非,小非”莫小非看着面前蹲着一位帅气的男生正在诧异的喊着自己,手里拿着正是自己的书。

“你怎么了?小非”

“哦”

莫小非歪着脑袋茫然的看着喊自己的那个人,她大脑还没有从思绪中拉回来,恍惚中觉得面前这位帅哥似曾相识,又想不起到底在哪见过,莫小非眨巴着眼睛努力的搜索着大脑中的记忆,书都忘了接。

“我是大三的萧奇,我们同一个系的”

看着莫小非茫然的盯着自己半天没回答,萧奇知道莫小非肯定想不起自己是那路妖孽了,脸色微微泛红赶紧自报家门。

“天要黑了,还要坐着吗?来,我拉你起来”

一只有力的大手伸到莫小非的面前。 莫小非迟疑了一下,把自己的小手放到那只大手之中,凭感觉,那只大手是安全的。

随着对方轻轻用力一拉,小非那坐到僵硬的身子被萧奇拉了起来,只是她那面部表情依然尽显呆萌。

那只大手的温暖缓缓的传递到莫小非的手中,并快速滴涌向全身的血液里,此刻,大脑逐渐恢复正常。

“小非,我送你回去,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萧奇心疼的看着日渐憔悴的小非温柔的说劝说。

“我的过去”?莫小非顿了顿,“你也知道”?莫小非疑惑地看着萧奇。

“是啊,小非,你和他的事我当然知道,我…我…,我一直在偷偷的关注你呢”萧奇的声音越说越小,白净的脸比刚才更红了。

莫小非却没注意到萧奇的变化,只是在听到关于“他”的话题时,那种兴奋中掺杂着委屈的表情展现在萧奇的眼中,让萧奇无比心疼。

莫小非的日子仍然平淡如水,时不时她的室友若男会给她讲述几个校园炸弹新闻,谁和谁又好上了,谁和谁又掰了……

一个午后,其他室友们除了下铺的铁姐们若男抱着电脑在“钓鱼”,其他的都名花有主约会去了。

莫小非懒散的窝在床上跟萧奇有一搭没一搭的Q聊着天,从那天操场“偶遇”,莫小非和萧奇成为了Q好友,但是面对萧奇的各种暗示表白,莫小非是一律装傻充愣,只当他是好朋友好哥们。

莫小非给萧奇发过去“无聊”两个字,萧奇就会找了很多搞笑动图一个接一个大过来逗她开心,忽然一张照片一闪就被撤回了。

“你撤回了什么”?

几乎瞌睡到掉头的莫小非好奇的问萧奇一下来了兴致。

“没什么,发错了”

萧奇发过来一行流汗的表情解释道。

“莫小非莫小非你快看Q群”这个时候下铺的若男用脚丫子踹着莫小非的床。

看什么看呢?你这是要地震了吗? 莫小非被震得晃了几晃,不得不佩服若男的脚力。

“跟地震差不多啦”若男继续喊着,一副莫小非不看不罢休的架势。

莫小非扶了扶眼镜爬在床沿看着若男的电脑上被若男定格的几句话莫小非与萧奇恋爱了。

“要死,这谁传出的消息?我还没接受他呢?你继续看八卦吧,我还有正事要忙呢。”

莫小非还在照片风波中没缓过来,她这个炸弹消息其实算不得炸弹 。

“喂!群里有人八卦说我们恋爱了,你如何看待呢?”

莫小非决定用套路打探那张被迅速撤回的照片,不得不说女生的好奇有多么强烈。

“真的?这是好消息啊,你截图过来我看看?”

萧奇这个时候是兴奋的,毕竟他暗恋莫小非已经近两年了,只是萧奇不在莫小非所在的校友Q群,如果自己能与莫小非扯上绯闻……嘿嘿,毕竟莫小非可是自己的女神,想想心里挺美的。

莫小非看着上套的萧奇的回复吃吃的笑着:“那你先跟我发过来刚才那张照片”。

莫小非之所以纠缠那张照片是因为那张照片上的背影太熟悉了,只是还没来得及细细看就没了。

凌晨两点,莫小非依然辗转难眠,盯着手机上的照片若有所思。

那是入学报道的那一天,莫小非提着行李箱在登记处签名时被萧奇偷拍的。

萧奇说过第一眼看到莫小非就喜欢上了她,情不自禁就偷拍了她。

在这之前,玩笑中莫小非也逗过萧奇,暗恋我两年之久那你怎么不跟我表白呢?

萧奇叹了一口气道:我无数次设计与你偶遇,怎乃你的眼中只有那个人,权看不到我的表演。

当时莫小非笑的是花枝乱颤,也只当是他的一句玩笑。

从前男友劈腿到现在不过才两个月,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偶尔还会出现在梦里,对于自己,萧奇不过是一剂缓解疼痛的止痛药,她没有想过要和萧奇共赴未来。

不是萧奇不好,只是对莫小非而言,那种砰砰心跳的感觉在和萧奇共处的日子里从未有过,莫小非觉得,爱情要的就是感觉,没有感觉的爱情如一杯白水。

对于自己的“名言”,好友若男常常嗤之以鼻,并郑重发表自己对爱情的定义把我宠成公主的男人就是我的白马王子,还不忘最后来一句“欧耶”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莫小非才真正理解到这句来自若男的名言 。

“睡了吗?”莫小非试着给萧奇发过去一条信息,看了看时间,她猜他一定睡了。

“还没呢,你怎么还没睡?”只过了几秒钟萧奇就回复了,这让莫小非很是意外。

“我睡不着,想你了”试探着打出这几个字,莫小非是犹豫的,

“我也想你了”萧奇秒回,只是在这五个字的后面有一个害羞的表情

看到这个表情,莫小非瞬间崩溃,一个大男人,一句我想你都会害羞,莫小非也不是花丛老手,但她觉得,作为一个男人,一个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就应该大胆的语言流露,何况还隔着屏幕,莫小非那暖起的小心脏瞬间冷却。一句晚安发过去就关机睡觉,那边的萧奇一头雾水。

莫小非对萧奇不冷不热的态度一直持续到寒假,放假的第一天,所有的同学都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当萧奇揣着为莫小非买的零食到女生宿舍去跟莫小非告别时才发现莫小非已经人去楼空。苦笑一下索性就把零食袋子塞给了若男,若男眉开眼笑连声谢谢帅哥谢谢帅哥。

整个假期,莫小非的Q上每天都会有萧奇的留言,叮嘱她按时吃饭,早点休息………对此,莫小非大多是不回复的。

社会发展到现在,手机已经是人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当手机被莫小非不小心掉进厕所里后,深刻的认识到了这一点,她发现没有萧奇每天的嗦竟是如此的失落,那个常常嘘寒问暖的信息已成为一种习惯,即使自己懒的回复,也想要天天看到。

好在假期马上结束,莫小非打算提前返校时到城里再买一部手机。

莫小非没想到,在校门口下车的时候竟然能看到萧奇,那天很冷,萧奇跺着脚,鼻子尖红红的,对着莫小非傻傻的笑着问:冷不冷?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返校?”莫小非好奇萧奇怎么知道自己坐这班车,吃惊地问道。

萧奇嘿嘿一笑说:“我哪里知道,所以昨天已经在校门口站了一天了,你不回我信息又不上线,我感觉不好,在家呆着满脑子都是想着你,干脆就到学校看看你如果提前回来,我就能早点看到你了。”

这些话莫小非听着听着眼眶就泛红了,她摘下手套暖了暖萧奇的脸轻声说道:“傻不傻啊?冻成这样,你女朋友我会心疼的。 ”

萧奇开心的像一个孩子似的抱着莫小非在冷风里转着,直到晕的莫小非开口骂他“hundan。”

“小非,我第一次感觉被骂是如此的开心,我发誓,在有生的日子里我会待你如我的生命,不,你比我的生命还重要”萧奇捧着莫小非的小脸一字一顿的说道。

终于,莫小非高调的与萧奇恋爱了,狗粮撒的若男直朝萧奇翻白眼,愤愤滴抱怨莫小非重色轻友,说她自从有了萧奇这个男朋友,再也不让自己陪她去逛街吃甜品了,莫小非揉着若男那一头短发提议周末组织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去郊区游玩,好好弥补若男这个“大醋缸”。

走进阳光明媚绿意盎然的大自然里的那一刻,莫小非才发现自己在甜蜜的爱情沉醉的的太深,连春天高调的侵入到周围每一处空气里都没发觉。

池塘里的小蝌蚪欢快的游来游去,莫小非心血来潮想要捉几只回去养,那知池塘边的青苔比溜冰鞋还滑,哧溜就滑了进去。

从小河边长大的莫小非调整姿势准备游上岸时耳边又传来一声“扑通”

原来是萧奇也掉进水里,当莫小非还有其他同学看到萧奇咕咚咕咚的喝着脏水才知道他并不会游泳。

大家七手八脚帮着莫小非刚把萧奇拖出池塘,萧奇就抱着莫小非担心的问:“小非,你没事吧,你吓死我了。”

莫小非又气又好笑说:“你吓死我了好不好?你怎么也滑进去了?”

“我哪是滑进去的,我是下去救你的”萧奇一脸的惊恐的回答。

若男瞪着那六畜无害的近视眼疑惑的问:“你不会游泳救那门子人?我看就是滑进去的。”

“我哪有时间多想啊,我就觉得小非有危险,必须要救,救不了她我活着还有啥意思?”跟若男辩解完又揪着莫小非的耳朵呲牙咧嘴佯装生气的说:“你可是我佛前求了500年才求来的,我可不想就这么丢了你,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你都是我的。”

一时间,莫小非感动抱着萧奇哭的稀里哗啦,萧奇却以为莫小非是吓的哭了,一个劲的哄她。

如果说之前莫小非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怀疑萧奇说的那句惜她如命的真实性,那么现在,莫小非就把自己的心毫无保留的交给了萧奇。

沉浸在温柔乡里的莫小非从来不会想到幸福去的如此突然。

若男生日那天,原本和萧奇约好的要一起参加她的生日派对,没想到从下课直到派对结束也没见着萧奇的人影,无数个电话打过去都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气急败坏的莫小非找到萧奇的宿舍,萧奇的死党陈峰说萧奇接了一个电话就走了,临走时让自己代他跟老师请个假,其他啥也没说。

然后,一天,两天……萧奇就像人间蒸发一样,莫小非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当一个礼拜之后,她决定亲自去萧奇的老家找萧奇问问缘由,不管分手还是继续,都该给她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糊里糊涂的玩失踪。

莫小非不知道当她请假奔赴萧奇的老家同时,萧奇就接到陈峰的电话:“萧奇,小非已经启程去你老家了,你看该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如果小非看到我现在的情景,你觉得她能接受吗?”

“可是,你瞒的了一时瞒不了一世,总得想个万全的法子。”

“万全的法子,这种事情就没有万全的法子,你看你能不能想法阻止她,我怕她受不了打击,只要以后我再也不出现在她生命里,我想她终究会忘却一切。”

萧奇眼里噙着泪水,带着一丝苦笑交代陈峰。

晴朗的天空没有一丝风。

莫小非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在路边打车的时候会看到萧奇坐在一辆婚车里,身边还有一个娇艳欲滴的新娘子,那一刻,莫小非的脑袋是空白的,她傻傻的追着婚车跑想要看清那个新郎到底是不是萧奇,一定是自己看错了,这个时候一声刺耳的刹车声,莫小非轻飘飘的飞了起来,在没有落到地上的那一刻,莫小非依然盯着那辆越来越远的婚车。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1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伤感日志  伤感日记  感人故事  伤感故事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