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滚球投注【滚球投注哪里最靠谱】|滚球投注APP|APP下载

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兄弟密谋(长篇记事《寨里村往事》节选之八)

时间:2017-04-27 07:19:40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方舟

傅银昌弟兄各有所好,二傻荒淫,银章贪婪。在银章的策划下,他们几家年年给耕地租户增加租金,过去每亩地年租金不过四斗、五斗粮食,现在增加为六斗、七斗,有的租户收成不好,光是租金都交不上,欠债日益加重。对把式们也尽量减少数量,压低工钱,增加活路,扛活的都苦不堪言。他们几家的粮仓里屯粮越积越多,有的已经糜烂成灰。

可他们仍不满足,总是想着法子搜刮穷人,中饱私囊。

这一年的六月,小麦刚刚收打完毕,银章看到各户家里有了一些粮食,就又打起了鬼主意。他带上傅银河来到银昌家,眯着两只鬼眼说:

“你看咱们光靠地亩出租,一年下来就收那么一次,数量少,来得又慢,有些租户还抗租欠租。今年小麦收成不错,咱们得想个来财的新门路。”

银昌看着这个兄弟,知道他已经有了点子,笑着说:“说说你们又有什么鬼点子。”

银章看大哥有兴趣,得意地说:“我和银河商量了一个点子,不光来财来得快,还不招摇,还不需要我们动手,我们只顾往篮里拾钱就中了。”

“快说吧,别再卖玄乎了!”银昌催着说。

银章这才说:“昨夜晚你不是转来一个按户收取驻军草料变价的条子吗!条子上说,咱这一甲三十户共摊派三石粮食,咱们把它悄悄加成六石,收来后三石上交,剩下三石不就是咱的吗!”

“可世上哪有不通风的圪,要是村里人知道了咋办?”

“不会的,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

“这粮谁来收?”

银章见银昌答应了这个计策,急忙接上说:“这个我和银河商量好啦,银河是柜先,由他按六石标准分算到各户,交给轮班甲长傅伦有,让他出面收,咱们一动不动,坐享其成。你看好不好?”

银昌拍手叫好:“兄弟真有你的,小诸葛啊!这叫深藏不露,蜇人不现身。就是傅伦有愿意收吗?他可是一月轮一次的临时甲长啊!”

“你当乡长咋说这话,收不收还不是是你说了算,他算老几?不过傅伦有是个老实人,没有几个心眼,叫他收他就得收。”

“那好,这事就交给银河。”银昌对银河说,“你要办得严丝合缝,不可让人看出里头的隐秘。”

“是!”银河畅快地答应了。

这个傅伦有,年近三十,家庭正住在寨里村前街的正中间。因家里穷,从十几岁起,先是跟匠人学木工,接着被国民党拉过壮丁,后给后街财主傅金声当伙计,没有上过一天学。他做梦也没有想过要当什么甲长,只要自己能挣几石粮食养活得起妻儿,也就满足了。可是几天前,傅银昌找到他说,咱们这个甲的甲长是三十户轮着当,这一月轮着你当,上面下来了官差、粮款,由你负责催缴。傅伦有接手后,几天来陆续有乡上派来的官差,要出人、出力,他都分派到各户应付,也算平安。

这一天,他处理完东家的夏收杂事,又将自己家的二亩麦子收打完毕,也算场光地净了,正背起篮子准备上地给牛割些青草,忽然村里的柜先傅银河差人叫他。他急急忙忙来到傅银河家的堂屋里,见银河正在拨拉着算盘珠儿算账目。他等了一会,银河抬起头笑眯眯地说:“老叔你来啦!你看上面又下来了一批草料变价,我刚算好,已划分到各户。你拿去收吧,每户都是二斗共六十斤。收好后交给傅银章,由他统一上交。”说罢将一页纸给伦有,伦有说:“我拿不拿这张纸都一样,反正我又不识字。”

银河假装正经地说:“那可不一样,这张纸就是一个证见,不然就是空口无凭。啊!你那个儿子不是也很聪明,都该上了小学二年级了嘛!让他看看也行呀!”

伦有接过那张纸,看着银河挤弄着的眼珠,心想:银河可是有名的鬼精灵,做事从不吃亏,拿上就拿上,找人看看也好。他出门就去找傅良相,傅良相看后说:各户都是交粮六十斤,没错。伦有这才放心地到各户收粮去了。

收粮这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真难。那时,这一甲三十户,有一半多都是租地户,还有几户是男人在外干把式,家里只留下女人孩子,日子过得都很苦,到他们家收粮就如同割他们家的肉。伦有收粮就和讨饭一样,一家一家地给人说好话,求爷爷告奶奶,有时一家跑十趟八趟还收不齐。有两户无儿无女的,实在交不上,伦有只好和妻子商量用自家粮食先抵上,日后让他们再还。伦有知道,这是“刘备借荆州”,哪有还的时候?待到六石粮食收齐之时,伦有已经累得精疲力竭。他想,等这一月一满,把六石粮食交给傅銀章,这个甲长就可以卸任,一心一意种地了。

正在粮食准备上交时,傅伦有碰见沙王村一个轮班甲长,说起草料变价一事,那个甲长说他们每家三十斤粮食已经上交。伦有说:我们甲咋是每家六十斤;那个甲长说:不对吧,我问了几个甲,都是一户三十斤呀!伦有怀疑有错,刚吃过早饭就去傅银河家问,傅银河心里有鬼,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就推到了傅銀章身上,说他是照着傅銀章给的数字算的。

伦有就又到傅銀章家去问,其妻袁氏说到乡上去了,吃罢晌午饭才能回来。傅伦有吃过饭就在前街傅家饭铺门前等。约莫到了该上地的时候,傅銀章从寨南门进来,喝得醉醺醺的,走路趔趔趄趄。伦有迎上去问:

“草料变价粮,究竟是三石还是六石?”

“三石、六石?六石吧!”傅银河呜呜啦啦地说。

“究竟是三石还是六石?为啥别的各甲都是一家三十斤,我们甲是六十斤?”傅伦有追问。

“你小子多管闲事,六十斤就是六十斤,哪有你说话的份?”傅銀章有点气急败坏。

“傅銀章,你骂谁是小子?论辈数你该叫我叔叔,你才是小子。这事你就得说清楚,那每户多收的三十斤是不是你加的?”伦有感受到极大的侮辱。

“我就骂你是小子,你能怎样?那三十斤就是我加的,你能咋?”傅銀章乘着酒劲蛮不讲理。

此时,平时老实巴交的傅伦有已感到忍无可忍,大声说:“不行!你随便骂人,不行!你随便加收大家的粮食,不行!”傅伦有拉着傅銀章:“咱到乡上、县上讲理去”。

傅銀章平时在街上趾高气扬,没人敢惹,此时竟有人要同他讲理,不禁大发淫威,反手就打了伦有一巴掌。伦有头一昏几乎跌倒,待灵性后就全力扑向傅銀章,两人打在了一起。周围的人将他们拉开时,两人脸上都留下了一道道血痕。

这下傅伦有可惹下了麻烦,傅銀章的几个儿子闻声就像狼虫虎豹一样,向傅伦有扑来。旁边观看的乡亲们早已看不下去,明明是傅銀章没理还欺负人,就一起劝住傅銀章一家,说:“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州有州府,县有县衙,你们可以到乡里县里打官司,不要在这里打架。”傅銀章明知自己理亏,再闹下去是自找没趣,遂带着几个儿子走了,丢下一句话:“傅伦有,你等着!”。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伤感日志  伤感日记  感人故事  伤感故事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